冠华居

【爱情散文】女人如烟,全文欣赏 男人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他说,失眠是很无耻的事

她说,寂寞才是很无耻的事

最后,他们共同认定,失眠和寂寞都是很无耻的事』

凌晨三点,蓝枕还是没有一点困意,点了一支烟,继续在网上闲逛。虚拟的世界里,到处充斥着与爱与恨与暴力与凶杀与伦理与情色与政治有关的形形色色的新闻。点着看了几篇,他便开始头疼,并不是因为那些无聊的消息,而是头疼于他而言,不是一种病,是一种习惯。他经常失眠,一失眠就头疼,但他已经习以为常。

吃了一片阿司匹林,但没有明显的效果,于是再点一支烟,并不急于抽,就那样任其兀自燃着。很多时候他喜欢那样,以一种及其放松的姿态看烟雾缭绕,然后在烟雾织造的虚幻里,想许多的事,某些时候,他甚至会觉得在那样的虚空里,伸出手来,就能触到死亡的样子。等到第三支烟燃尽,他终于有了些许的倦意,但就是这个时候,他无意间点开了一个空间:黑色的背景上面开满了暗红色的花,看起来华丽张扬却又充满绝望的悲伤。花的下面是一小段话:我总是一个人守望在爱的彼岸,等待你千年一个轮回的接引和救赎,可是,亲爱的人儿啊,为何我们总是生生相错,永不得见?!

他被这句话吸引,开始看空间的文章。里面的故事不多,就六个,他随便点了一篇,名字叫《葬爱》,讲述了当今社会很常见的一个情感故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爱许多年,本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那男人为了能得到更好的职位,竟然设计了自己的未婚妻,将灌得人事不省的她亲手献给了自己的上司。女人清醒后,没哭没闹,也没寻死觅活,只是安静地穿衣,整理头发,然后离开。回到家,她一如既往给男人烧饭洗衣放洗澡水,微笑着给男人搓背,然后在男人醺醺然欲醉的时候,她用他的剃须刀割断了他的脖子,接着割了自己的腕。故事的最后,作者说:人世间的爱情,大抵不过如此,始终逃不了命中注定的情仇纠葛。男人用女人的身体换职位,女人用刀结束了男人的生命,埋葬了对男人的爱,亦用刀埋葬了自己一生的情感,可是,你,有没有看到女人死前眼中那绝望而又仓惶的泪!

看到这里,他的头疼得愈加厉害。他猜想这空间的主人应该是一位女子,一位跟他一样长期失眠,或许还有些许神经质的人。于是他加她,验证信息里写“失眠是很无耻的事”,等了一会,小喇叭响起,她通过了他的验证,也回了他一句话“寂寞才是很无耻的事”。他开始跟她聊天:

他:还不睡?

她:恩

他:在写字吗?

她:在消化寂寞。你怎么会说失眠是很无耻的事呢?寂寞才是很无耻的事!

他:因为失眠的人,比如我,半夜三更在网上聊女人,这还不无耻?

她:其实寂寞的人,比如我,半夜三更在网上消化我的寂寞,比你更无耻。

他:好吧,失眠和寂寞都是很无耻的事!

她:恩,失眠和寂寞都是很无耻的事!

他:睡吧,寂寞的人,失眠的人要准备上班了。

她:恩。

窗外的天灰蒙蒙一片,但已经有拂晓时分薄弱的亮光。蓝枕关了电脑,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去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冲了一杯咖啡,烤了两片面包,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六点一刻。一切准备就绪,安排妥当,他拿上车钥匙和手机,出门。走之前,特意绕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那张日益憔悴的脸,然后抓起放在旁边柜子上的一副像框,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像框里面镶嵌着的,是一个女子搂着他粲若夏花的笑脸。

『她说,寂寞是盛开在掌心的花朵

时间是越不过的涯

而我们总是迷失在旧时光里

与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结束公司的早会后,他继续看她的字。并不是真心想去读一个人,只是日子太过无聊,他只是想借由一种更无聊的方式打发自己的无聊。

天色一直晦暗,云层很低,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雨来。点上烟,放了点音乐,他开始读她的第二个故事。

她的第二个故事,名字叫《猫》。相较起《葬爱》来,《猫》写得有些诡异:在一个雨夜,女子捡回了一只流浪猫,此猫为母,毛色纯白,十分惹人怜爱,尤其深得男人欢心。自从有了此猫后,男人性情大变,常常与猫如影随形,事事以猫为主,情深处竟时常与猫凝望,或者揽猫于怀,与猫同眠。同时,将女子忽略至九霄云外。女子开始心神不宁,遂趁男人不在家时将猫驱逐出家门,远抛至郊外,不曾想,男人因此愤怒异常,平生第一次打了女人耳光,并与女人分房而睡。更不曾想,几天后的又一个雨夜,那猫居然自己寻上门来。男人见猫凄凉状态,心疼异常,再次训斥女子,女子虽然愤怒委屈,但恐惹怒男人,于是将怒气尽压心底。一个天气晴暖的秋日午后,女子午睡醒来,路过男人房间门口,透过未关严的门缝,居然看到男人搂猫于怀,且手指轻抚那猫之隐私部位,脸上神情暧昧异常,仿佛怀中之猫是为妖魅女人。

耻辱,恶心,愤怒,委屈等等情绪瞬间涌上女子心头,她踹开门与男人争吵,并与男子厮打在一起,而那猫就在那个时候狠狠挠破了她的手。她失去理智,去厨房拿了刀来,欲杀猫,被男人拦下,并再一次狠狠打了女人。女人伤心欲绝,独自泪流一夜,然后于第二日清晨,跳楼自杀,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发觉她的身下还有一只死了的猫……

而那男人,站在19楼的阳台上,迎着早晨第一缕阳光,对着手机轻轻讲:亲爱的,从今以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说完,他看了一眼楼下围观的人群和自己妻子的尸体,一脸轻松地笑了。

故事到这里结束,他觉得有些荒诞,但潜意识里又有些认可,他甚至有些变态地想,如果是自己,会不会跟故事里那男人一样,如此处心积虑?但很快他就自嘲地笑了,他没有故事里的那个男人聪明,所以如果故事发生在他身上,被设计的应该会是他。

中午时分,蓝枕去洗了车,然后到附近的麦当劳吃了一顿快餐,之后开着车去了周大福,取回了订做好的结婚戒指。下午刚回到公司,外面便下起雨来,他有些沮丧,看到她在线,就给她发了消息过去:

——真倒霉,刚洗了车,天突然下雨了。

——就当再洗了一次。

——呵,这倒是一个好想法。对了,你总说寂寞,可我看了你的几篇文字,流露的却是悲伤与绝望!

——你以为寂寞是什么?寂寞就是盛开在掌心的花朵,看不见,触不着,却始终让人心里感到空虚落寞,甚至悲伤绝望。就比如失眠,人为什么失眠,终究还是因为寂寞,而人又为什么寂寞,因为没有了拥抱的温暖。

这一次他们聊了近一个小时,她有时候话语犀利,充满了洞察一切的睿智理性,有的时候打出的句子又带着小女孩特有的天真烂漫,他因此开始对她感兴趣。他问她的名字,她说叫我小轩吧。他知道小轩应该不是她的真名,但是虚拟的世界里,真假又有什么所谓呢?

他试着猜测她的长相,她的职业,甚至试图深入她的生活,他说小轩,你太晦暗,你这样年华的女孩子应该像阳光下的花朵一样生活。她问为什么,他便说,你的故事里总是充斥着背叛与死亡,尽是晦涩的忧伤。她回答,你又何尝不是如此,能读懂我的故事的人,都是跟我一样,对生活充满了绝望。他觉得心脏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疼而且惆怅。

他呆坐了很久,说,好吧,小轩,你懂我了!她说这世界上没有谁能真正懂谁,我之所以窥探出了你的秘密,是因为我们都是迷路的人,都迷失在了旧时光,与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他回忆起往事

终于明白,寂寞是最毒的药

能摧毁人的一切

包括所有的坚持与等待』

又是一个夜晚,他听着《女人如烟》,思绪有些恍惚。他反复听那些歌词,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我开始变成你手中的烟,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你轻轻地将我含在唇间:。。。

他看到她的头像在闪动,点开,她跟他说到了回忆,他便慢慢陷入回忆,然后他给她讲他和他的女人的故事。

2001年的夏天,他在网上认识了玫芮,在与她聊了近半年后,他爱上了她。那时的他刚毕业不久,在一家公司做小小的业务员,工作并不顺心,生活也不如意,现实中的他一无所有,可是在网络那虚拟世界里,他有玫芮。玫芮跟他并不在一座城市,她在距离他很远的一座小镇,她说她想见他,想跟他在一起,他便千里迢迢去找她。坐了两天的火车,他终于在那小镇破旧的车站见到了玫芮,就如他想象的一样,眼前的玫芮文静温婉,长发垂肩,眼睛水亮,白裙飘飘。

后来他带着玫芮回城,他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他一定要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他辞了先前的工作,开始自己创业,最初几年的艰辛常让他有想放弃的念头,可是一想到始终安静站在他身后为他洗衣煮饭的玫芮,一直微笑着给他鼓励的玫芮,一直说这辈子只爱他的玫芮,他便能放下一切艰难困苦,重新燃起成功的信念。现在他成功了,玫芮却投了别人的怀抱。离开他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对不起,我的等待输给了时间,而我的身体输给了我的寂寞。

故事讲到这里,他轻轻攥了攥拳头,心里一闪而过的恨和疼让他不自觉地吸了口凉气,然后他接着说:原来后两年,我不在家的时候,玫芮有了其他的男人,悄无声息地背叛了我!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偷偷定做好了结婚戒指,打算这个月就娶她,多么讽刺呵。。。

打完这段话,他兀自呵呵笑出声来,似乎是嘲笑自己,似乎是在嘲笑他和玫芮的过去,或者是嘲笑那曾经被他认为是爱情的东西。

过了许久,她终于回话给他:这个世界除了寂寞还是寂寞!不要怪玫芮,你不知道,一个等待中的女人内心是多么寂寞荒凉,是怎样充满希翼又是怎样幻灭失望。寂寞是最毒的药,它能摧毁人的一切,包括所有的坚持与等待。所以不要怪玫芮,请不要怪玫芮。。。

他看到她的话,开始在心里冷笑:女人总是能为自己的背叛找出千万种理由,呵,女人啊,原来都一样!他没有再回她话,直接关了QQ,点了一支烟,独自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夜晚如此漫长,那首《女人如烟》一遍一遍重复着播放,魏佳艺也一遍一遍地唱着:你说过女人如烟你已习惯,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可我来世还要做你手中的烟。。。然后就在那样一个瞬间,他顿然醒悟,觉得她是对的,寂寞是最毒的药,它摧毁的不只人的身体,还有人所有的坚持与等待!

他大声地咳嗽,头忽然又剧烈疼了起来,但他心里却有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想他可以去试着原谅玫芮,那么他也就不再失眠。。。

他重新上线,看到她还在,他说,小轩,我想见见你,或者,听听你的声音。

这次,她没有回他,头像却在瞬间灰黑。

『他听到她声音的那晚

梦见一个白衣女子

哭着对他说

你看啊,我的寂寞是盛开在掌心的花朵』

蓝枕以为她会消失,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在QQ上给他留了一个电话号码。那个号码很特别,137开头,但后面的数字都是两两重复,让他一度怀疑那个号码的真实性。他犹豫了好多天,终于在一个雨夜拨通了那个电话,一段音乐过后有人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轻柔但是有一点沙哑。他说,小轩,是我,那个失眠的人。

她轻轻笑了笑,说,我知道。

他便轻轻咳了一下,然后开始与她的第一次对话。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好的话题,说着说着便没了话,电话两头是大段大段的沉默。后来他跟她说起童年,她便开始雀跃起来,很开心地跟他说了许多。再后来,他问她为何会写作,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回他是对文字的喜爱,她说她写字的初衷是她看不到一篇文章能表达她辗转纠葛的心情,所以自己来写。他很喜欢她这个回答,不自觉地又问了一个很俗的问题,小轩,你空间的故事里,哪个是你的真实经历?她轻叹一口气:很遗憾,我一直没法写出自己的故事。他还想再问她一些事,可是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硕大的雨珠打在玻璃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搅得他有些心神不宁。

他起身走到窗前向外看了看,然后将电话贴在耳朵上,轻声说:小轩,你在哪里,我去找你!那样的夜晚,他的轻声细语忽然间显得有些暧昧,果然,电话那头的她听了,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是悄无声息地挂断了电话。他听着“嘟”“嘟”的忙音,有些颓然地摇了摇头,合上电话,忽然觉得有些孤单无助,甚至是惶然失措,于是扑上床,把被子裹在身上,渐渐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他没有失眠,也是玫芮离开他之后他第一个没有失眠的夜晚,可是他做梦了,一个华丽诡异的梦。梦里,有大朵大朵盛开的红色的花朵,开得凛冽而凄艳。有一个女子,穿纯白色衣裙,背着身站在花丛中,他以为那是玫芮,便呼喊她的名字,可当那女子回过头来的时候,他才看清,那不是玫芮,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她眉眼忧伤地看他,看着看着便有大颗的眼泪从她的眼里慢慢滑落,她忽然对他伸出手臂展开了手掌,说:你看啊,我的寂寞是盛开在掌心的花朵!然后他看到她白皙的手心里慢慢流出鲜红的血来,而那些血滴在她白色的衣裙上,便漾开成一朵朵绝望而美艳的花……

他在一阵莫名的恐惧中醒来,发现自己浑身冷汗淋漓地趴在床上,而窗外,阳光暖暖,一切静好。

他回忆起那个梦,忽然想到一个人,口里喃喃地说了一句:小轩……

『她不在的日子

他忽然没来由地思念她

埋葬已久的爱一旦悄悄复苏

那么痛也便将深入骨髓』

整个3月,蓝枕没有再在网上见到过小轩,他打她的电话,却是“已关机”。他没来由地想起那个晚上的梦,心便在瞬间荒芜成了沙漠。他的日子还是像从前一样无聊,可是他的心再也无法静下来,他又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头疼。他再次习惯深夜点着烟,在各大网站闲逛,却唯独不敢再去小轩的空间,他害怕他心底某样被他埋葬的东西会慢慢复苏,可是他却变得那么无能为力,并且不由自主地开始思念一个人,一个从未谋面的人,而那个人的名字叫:小轩!

他开着车,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他觉得街上那些女孩里一定有一个是小轩,却又觉得没有一个是小轩,他变得浑浑沌沌,甚至有些精神恍惚。他去酒吧,独自喝了许多酒,有装扮十分妖冶的女子上来搭讪,他抓住她的肩膀叫“小轩”,然后半眯着眼打量她半天,颓然松手,失望摇头,你不是小轩,不是小轩!他因此被那女子鄙夷,说他是“神经病”,然后被酒吧的安保以无事生非为由丢到了大街上,他觉得胃里灼烧翻腾的厉害,扶着路边的树在深夜的街道上呕吐,冷风吹来,地上零散的落叶随风打着萧瑟的旋儿。

吐过后,他勉强抬起头来,醉眼朦胧中,满城的霓虹恍恍惚惚,真的开成了荒漠……

他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可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确实是在自己的家中。胃里依然痉挛着难受,头痛欲裂。挣扎着起来洗了个澡,吃了点东西,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才渐渐平复,只是头依然疼。

上班,开会,忙完事务,空暇的时间看了一眼挂着的QQ,意外地发现小轩在线。他的心忽然突突乱跳,手放在键盘上犹豫了半天,才带着复杂的情绪给那个亮着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怎么,终于舍得出现了?出乎他意料,她居然没回他的话,并且迅速下线。他的心刹那间凉到冰点,一个人呆坐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拨打那个已经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他真的心有不甘,他真的放不下,他真的需要一个解释来抚慰他所有的焦躁不安和等待,他更需要一个答案,一个可以从此让他心死成灰的答案。

他没想到,电话很快便接通了,那一头的小轩声音依然沙哑,但里面满是虚弱和疲惫,她说:飞鸟,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然后她断断续续说出了一个地址后,他便听到了电话滑落在地时发出的响声。

他来不及多想,抓起车钥匙就向外飞奔而去。一路上,他心急如焚,闯了好几次红灯,他知道,小轩一定是遇上麻烦了,不然她那样彻底绝然的女子,是不会说需要他的话的。到小轩说的地点后,他上楼准备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锁,只是虚掩着,推门进去,他便看到一个女子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地蜷缩在地板上,而她穿着的白色衣裙上是大片猩红的血污。她可能是被他进门的声音惊醒,慢慢睁开微闭着的眼看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像熟悉很久一样缓缓地对他说:飞鸟,你终于…到来…

他抱起她,迅速往医院赶去!

『他终于见到她

陪她去了教堂

和她逛了数十条街

然后她告诉他,他爱他』

在医院,他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凳子上,心乱如麻,之前的那个梦,和小轩白色衣裙上猩红的血,在他的脑海里轮番变换,让他几欲抓狂,几近崩溃!手术结束,主刀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一脸鄙夷地看他,说,大人没事,但是孩子没有了,你***的真不是个男人,我就没见过这样打女人的!他完全没明白医生的话,但是他知道小轩没事了,便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手术后小轩一直在昏睡,他那个时候才知道,小轩流产了,失了太多的血,医生说她应该是遭到了毒打,因为在她的身上到处都是紫红色的淤血痕,而小腹部更是有明显的皮鞋印。他终于明白那主刀医生的话,可是他什么也不想说,虽然所有的护士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但他真的什么也不想说,他只想小轩快点醒过来。

他一直守在小轩的病床边,握着她纤细的手,静静看她的脸。之前,他并没有见过小轩,可是他依然觉得与她熟悉,他觉得在她的身上有他所能感知的某些东西,他知道他跟她是同类!

小轩终于醒来,她很平静地看周围的一切,很恬淡地跟他说谢谢,只是轻轻用手抚摸小腹时,眼泪就刷地流了下来。他为她擦眼泪,他说小轩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小轩便淡淡笑了。

后来小轩出院,经过医院后面的一条小道时,她指着斜坡上一片黄色的小花说:你知道吗?这些花儿都是寂寞的等待安慰的花朵。那一刻,她的笑容清甜,仿佛从未受过伤害。而他,只是满怀怜惜和心疼地看她,看她苍白的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看细碎的阳光穿过树荫洒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小轩在他家住了下来,一边调养身体一边做起了他的临时保姆。他没有问她之前那段消失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早上出门时有人相送,晚上回家时有人等待,他眷恋那种平静的温馨,不忍搅乱。他陪着她去了教堂,和她牵着手逛了十几条街,他拥她入怀,轻吻她的脸,他告诉她,他爱她!她轻轻推开他,近乎梦呓般地说:还有爱吗?爱早就凉了!

他拉住她的手,不,小轩,爱才开始!她便扑在他怀里哭了,那么用力,那么大声,仿佛要哭出一生一世的委屈。

那个晚上,她的泪水将他彻底湮灭,她纤细光滑的身体如他梦里所见的那些花一样,妖娆着在他的身下盛开,灼灼耀眼凄绝美艳。他紧紧抱着她,咬着她的唇说,小轩,我爱你!她闭着眼,泪盈于睫,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背后

而那背后就是全部的事实真相

而真相

就是能让人心死成灰的东西』

冬天来临的时候,她突然消失,什么也没带走,什么也没留下。

这一次,他依旧开着车在这个城市中穿梭,不停追寻任何一个相似于她的背影,依旧是一无所获。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终于崩溃,一个人在漆黑的房间里放声大哭起来,他声嘶力竭地喊,小轩,为什么你这么残忍,不给我们一个拥有幸福的机会?

他没有再一遍遍拨打她已关闭的手机,也放弃了徒劳的寻找。他去她的主页,想给她留一段话,却意外发现她的空间有更新,一篇短短的小故事,名字叫《情渐暖时爱已凉》。28岁的女子,卖字为生。有一个相恋五年的男友,两人本来同在N城,后来男人去了G城工作,走之前对女子说,叫女子等他,等到他事业有成时一定回来娶她。女子便等了男人三年,终于等来了男子的喜帖,可是新娘却不是她。女子并没有埋怨和悲哀,她去了G城,见了男人一面,并且有了一夜缠绵。之后她决定回N城,一个人好好生活,可就在那个时候,她发觉已经怀上男人的孩子。她开始不知所措,慌张甚至绝望,可是幸运的是在同一时间她在网上邂逅了一个男人,一个愿意陪他聊说寂寞的男人。

后来他跟这个男人开始讲电话,并且慢慢开始依恋他,很多次她想把她的事说给她听,但很多次都开不了口。她不知道该把肚子里的孩子留着还是做掉,便给孩子的父亲打了电话征询他的意见,可是他以为她要开始对他死缠烂打,找上门来对她百般威胁,甚至拳脚相向。在她濒死的边缘,是网上认识的那个男人将她送去了医院,救了她。

最后,孩子没了,她对活和生存都感到绝望。可是她在网上遇见的那个男人却一直陪在她身边,告诉她一切都会好的。她相信了他,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已经爱上那个总在深夜失眠的男人。

可是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她再也负担不起爱,再也给不起爱,而且那次流产大出血后,她的子宫被迫全切,她这辈子再也做不了完整的女人,给不了爱人她想给的全部幸福,所以最终她选择了离开。

蓝枕知道她写的是她自己。

他的心像被针刺一样疼,疼到他感觉呼吸困难,手脚冰凉。他颤抖着手给她留言:小轩,求求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可是最后的最后,他的眼泪,还是,一滴一滴掉落下来……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