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爱情散文】自我哺育 ,全文欣赏 哺育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散文阅读

爱情的保鲜期就像蝴蝶的一生,早上艳丽迷离,到了黄昏就褪色,总是留不过夜里。
于是,在那些为爱疗伤的夜里,我曾学会一个词:自我哺育。
除却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仓央嘉措的话如此受用。
什么风和日丽,什么狂风暴雨。什么曾经拥有,什么天长地久。
前一刻你拥着我叫宝贝,后一刻这一页书翻过去。
曾经被爱过,就已赢过一次,云淡风轻,而已。

偶尔狂躁,索性不写诗。
诗是语言的精华,每一字每一句,或简洁或优雅或刁钻,都要蘸着咬怕手指滴出的血。
我的十指都已血肉模糊,仍写不出惊人的句子。
有人说,文不够,图片凑,我喜欢图片,有时大于文字,没有什么不可以。

安静有时,疯狂有时;快乐有时,悲伤有时。孤独与失落,断断续续,断断续续。
所谓疗伤的日子,即是如此。看书。什么都看,小说随笔诗歌。
纯文学看困倦了,便看言情一类。偶尔看杂志,随笔。

I always miss you ,so i miss you,so i miss you,so i miss you so much now.
我总是逃避你,于是我错过了你,终于我失去了你,以至于此刻的我如此地想念你。
在微博上看到的一段话。复制过来的。写出这两句,貌似心情已不太一样了。
其实变了就是变了,有些东西不要试图寻回,若太执意,迟早面目全非。
世间没有命定的幸与不幸,只有死不放手的执着而已。

我十分赞同冰心奶奶的话,就坐那等着某个人带我走。
所以从我不好奇。也不主动搭讪男人。有人说,我隐藏得太深了,我不过在好好爱自己。
太阳都有照不到的地方,谁又能是谁的全部。不如趁失望之前剪去欲望的触须,自我哺育。
讨男人喜欢,很容易,但让同类喜爱怜惜,才是真本事。
生与死,只隔一张纸,在纸上,练就真本事,才是硬道理。

男人说,女人如衣;女人唱,女人如烟。
似乎自古上帝就给了女人痴情的种子,飞蛾扑火,万劫不复也心甘。
那么,男人如什么?
《甄嬛传》中的沈眉庄在醉酒的那一场戏中说,等到人心都冷了,还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做什么?
有些爱情,就是早已打包好,随时准备丢掉的行李,只需一个动作而已。
爱时,无论男女,千种比喻万种称呼。不爱,什么都不是,甚至懒得想起。
放了牵着的手,就别怪你回眸时,我背对着你。

爱情也如江湖,偶尔挨上一刀,只要还有呼吸,就要懂得宝刀需藏,剑气需蕴。
我想,只有内心坚硬的人,才会温润如初,待重出江湖的那一刻,依然美丽。

叶芝老人说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和真心 /
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我说,除了那个人以外,还有个人也爱你。那就是你,必须是你!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