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诗歌】凌迟处死 凌迟处死的人生殖器官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诗辞歌赋

有没有一张脸,看了就莫名的疼

像吃了一肚子的玻璃渣

分不清心肺,一个劲儿的疼

//

有没有一句话,听了就莫名的闷

像积了一肚子的苦水

找不到出路,一味的憋闷

//

今天,这张脸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我受着,受着,受着

不知什么时候,眼角挤出了泪

//

感觉天要塌了,地要垮了

肠子断的时候原来没有声,我笑

眼泪干的时候原来不会红,我笑

//

今天,我尝到了人间最残忍的酷刑

我爱的人亲手拿着刀

一点一点,笑着将我凌迟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poetry/57/575925.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