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闻一多】闻一多《小溪》赏析,原文欣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铅灰色*的树影,
  是一长篇恶梦,
  横压在昏睡着的
  小溪底胸膛上。
  小溪挣扎着,挣扎着……
  似乎毫无一点影响。
  

  在《红烛·孤雁篇》中,这一首《小溪》与前一首《废园》编排在一起,仿佛是别出心裁的对照:《废园》是生存环境的恶化对个体生命的摧残,《小溪》则是个体生命在抗争中求发展。

  《小溪》的主要意象有两个:树影与小溪。两者在诗中构成了某种矛盾对立的关系,矛盾对立缘于它们各自的属性*,也是对它们的生存能力的测试。

  树影是“铅灰色*的”,冷酷无情、盛气凌人,让人心有余悸。这是摹其形,而“恶梦”则是人的感受,是绘其神。从形到神,树影都代表了生命世界中那种冷漠而颇有势力的物种,他们粗壮强劲,孔武有力,占据着得天独厚的地势,竭力向周围的生存环境施展自己的影响。而小溪毕竟太“小”了。它新鲜活泼,充满青春的向往。但在树影的笼罩之下,则完全失去了陽光与自由,你看,在树影的“横压”下,它几乎是动弹不得了(“昏睡着”)。在生命世界里,年轻的、活泼的生命常常都是这样的弱小,因而就常常受到另一类物种粗暴的压迫,生命存在的现实就是如此么?

  但向往自由的小溪又是不甘屈服的。它“挣扎着,挣扎着……”连续两个“挣扎着”生动地传达出了小溪的顽强与执着。它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它要竭尽自己的力量作殊死的搏斗,这或许就是生命世界里那难能可贵的自由意识与进取意识吧?没有这样的意识,任何弱小的生命都不会从强者的压迫中挣脱出来,在遍地荆棘中为自己的发展开拓出一条道路,没有这样的意识,整个生命世界的进化也是不可能的。《小溪》生命意识与《废园》的不同也正在于此,《废园》充满零落者的顾影自怜,而《小溪》则是自我意识的崛起和抗争。

  最后一个句子在理解上有点歧义。“似乎毫无一点影响”是指的什么?是小溪的挣扎对树影的横压“毫无一点影响”?(这是事实)是树影的横压对小溪的奔流“毫无一点影响”?(这也是事实)不过,作为读者,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这样的歧义就是由诗人闻一多设下的。“含混”在现代诗学当中,恰恰就是一种褒义、威廉·燕卜荪《意义含混的七种类型》就全面地论述了“含混”之于诗歌创作的重要性*,正是它充分地显示了诗歌这一特残语言的独立特质。燕卜荪的这一著名的论述是在1930年发表的,这当然是二十年代初期的闻一多所不曾知晓的。但是,我们应当看到,对诗歌语言的认真推敲、研习却是象征主义以降西方诗歌的一大趋向,并非始于批评家燕卜荪。闻一多当时正留学美国,对西方现代诗歌的发展向来关注,我们不能说他就没有尝试“歧义”“含混”的愿望。

   在这里,句子的含混恰恰丰富了诗歌本身的意蕴:树影的横压不受影响,可知生命世界严酷的现实;而小溪的奔腾不受影响则又现出新生生命的顽强与毅力。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不是随处可以见到这样强大的两类力量吗?生命的竞争总是在最至关重要的时刻才见出胜负来。

(李怡)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