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散文诗】雪落滇西高原,原文欣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在大雪里我们身后的几百万年都似乎靠得近了,没有什么是消失了的或被拒绝接受的,我们的身体像雪暴一样充满精力。它准备彻夜歌唱,欢迎一切愿意歌唱着进入我们灵魂的美好的东西。”

——[美]罗伯特·布莱

1

仿佛轻如鸿毛的羊脂,飘然洒落于滇西高原。

层林尽染,犹如五百万匹洁白柔软的丝绸,被神的手臂,轻灵地挥舞。无极的群山,顿失苍茫的浩瀚与峥嵘。

素练奔腾,如灵蛇般逶迤过嵯峨的山川,仿佛纵情的狼毫,奔放于起伏跌荡的宣纸。

鸟绝千山,路罕人迹……

鹰啸深埋进了广大的天空,相似于一把锋利的宝剑,在饱经惨烈的搏杀之后,隐匿起了喋血的锋芒。

一堆熊熊的篝火,犹如溅落于雪地之上的最初一滴鲜血,殷红,耀眼,深灼着我的内心。

2

银子般的滇西高原一望无垠。

从高原深处出发的人,在坎坷的古驿道上,播种下两行深深的脚印。醒目,坚定,让人联想到创世纪的诗人以生命和智慧书写下的,两行绝唱的诗歌。

野马群纷纷走出森林,它们沾雪的四蹄,烫伤了寒风中颤栗的衰草和衰草中星散的野花。

坚毅挺拔的白桦树,用力托举起了汉白玉般倾斜的天空,并把它们凝重的影子,透射到了树林中那些油画般宁静的木屋之上。

3

一树树白色的火焰,向日葵般灼灼燃烧。

遥远的山峰,坚挺如一支支被磨砺得锃亮耀眼的兵器,在中午的陽光下,闪烁着动人的白光。

雪,依旧不停地洒落于滇西高原。纷纷扬扬如漫天的鹅毛,轻盈,纯粹……

相当于一只蜻蜓的翅膀,在微风中重复翩然。相当于一捧花粉,从深刻的花蕊中悄然陨落。相当于一把古筝最后那一缕悠长的余音,被时光的唇舌,缓缓地吮吸。

4

雪落滇西高原,满目呈现的是一派禅意的宁静。

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是我们极少落雪的,古老的家园。

走得比远方更远的游子,身穿那件祖传的老羊皮袄,背负着装满乡情和年货的口袋,依次穿越风雪丫口,重返白雪皑皑的村庄。

5

去年的粮食,炽烈在一只只巨大的土陶酒缸里,等待启封。

一把世代相传的青铜古壶,被熊熊的疙兜火,拥着舔着,把第一场洁白的雪,煮熬得热气腾腾。

火塘边打盹的老祖母,已经再也看不见远方,看不见雪地里那条深远的黄泥小路。但她心中深藏着的白雪,依旧永不止息,依旧洁净如东方之玉。总能在那些意味深长的夜晚,平静地为我们纷纷扬扬。

我不停地被白雪洗涤的思绪,充满疑问,环绕过陷落的丛林和废弃的城垛,消逝在了更远的白雪之中。

6

雪呵,在滇西高原奔腾千里的脊背上翻涌不止的,洁白如生命之盐的雪呵。

我将悉心铭记下你们在这个冬天里呈现的,所有的奢侈或者单纯。

我将把一生的旅程,画轴般展开,然后,模拟着冻泥下那些鲜嫩的麦苗,耐心地酝酿着生命中注定降临的光荣和梦想。

7

处女般圣洁的雪莲,盛开在备受敬仰的,那一座座积雪盈丈的山岗。

许多美好的日子,羔羊般隐没于草野深处。只有滞留在我们身边的忠实的牧羊犬,是滇西高原在暴风雪之夜的唯一退路。只要它仰望着山顶那弯瘦瘦的残月一声轻吠,又一个落雪遍地的黎明,必将降临我们的村庄。

8

响彻雪原的鹰笛,总是最先辨认出我们隐秘的行踪。它锋锐的长啸,让那些悬崖上的白雪,一次次粉身碎骨。

它如炬的目光,庄严如史前的王者,让我们隐匿于内心深处的翅膀,一次次血脉喷张。

它在白雪中飞行而鼓荡的飒飒风声,总在不停地锻打着我们的梦想,让我们因为怯懦而自惭形秽。让我们深藏不露的内心,在落雪的高原,因为一种圣洁的反复洗礼,最终空明澄澈如一张简单的白纸。

9

雪,只有在雪中融化……

滇西高原最辽远的回声,源于一次漫长而又遥远的雪崩。

猎手的路依然很短,短得走不出整个落雪的高原。但猎手心中的路,永远没有终点。猎手伫立风雪的姿势,让我联想到一尊山神雕像英武剽悍的前身。

在落雪的滇西高原,只有永不止息的大风,是你永不嘶哑的歌喉,被锲而不舍的白雪,刮洗得高亢而又嘹亮。

10

雪的大气磅礴,只有巍峨壮伟的群山能够领会。

雪的深邃清远,只有大智若愚的峡谷能够度量。

在雪落滇西高原的某一个下午,我怀抱一树温暖的梅花,一树岁寒的火炬,在我梦想的驿站灵魂的故乡,与我众多的孩子一道,耐心地等待着大雪融化之后,必将抵达的又一个美好而靓丽的春天。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