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散文诗】生命之诵 灵魂之咏,原文欣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面对着眼前那一片浑厚无极的、雄山阔土的息壤;面对着被亘古的太陽烧烤得黑里透红的高原群落;面对着那一片大起大落的泱泱江河与巍巍峰峦的云集与聚合;面对着那一只只豪迈地挺举过头颅,又深情地俯垂向大地的古朴的酒碗;面对者千百年来一直轰响在云南高原深处的雄浑而悲壮的铜鼓;面对着那匹银子般在大高原的旷野与河谷间,自由如风地奔驰或者徜徉着的白马;面对着废关弃土之上,那一丛丛守着不朽的清虚之气的高原剑兰,我热血沸腾,豪气横生。这就是我们世世代代繁衍血脉,栖息生命的,永远的家园。这就是我永远也难以割舍的,生命的根。这就是我灵魂的居所,精神的原乡,创作的源泉。

我没有理由保持沉默,我以云南高原一个凡俗的彝族歌者所特有的嗓门或手势,来歌唱我的高原,我的乡村,我的觉悟,我的情感。事实上,在尘俗与虚妄的反复围剿中,我已经找不到比我的嗓门,我的手势,更自由,更准确,更开放的其它表达方式,来形象地叙写和描述我隐匿于灵魂深处的情感与思索,多少年来,我始终对生命的歌咏与心灵的拯救,怀着一种深深的敬畏和感恩。

散文诗作为一种最自由,也最能表达心灵感受的,鲜活而又精悍的文体,是我繁杂的写作探索中一个最主要的形式。因为她灵动的语言,不仅是我建构生命与灵魂咏叹的骨架,而且通过她那种永不匍匐的具象,还带给了我许多有关生命、死亡、图腾与爱情的解构和启迪。我选择那些最适宜表达我的思考,最能体现高原本质的,充满了力度、气度、硬度的词汇,来建构我的散文诗,来诠释我的嗓门或手势。力求在语言的铺排和文本的建设上,做到精气、灵气、豪气、骨气的完美和谐统一。

我要尽力向读者转达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一种精神,一种气势,一种操守,一种境界,一种生命的特殊体验,一种淋漓尽致的,灵魂的宣泄和呐喊。至于效果如何,只有靠广大的读者朋友们去评判,去解剖,去体会,去教正了。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