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那些傻叉岁月(中部)第二十九节奢望的工作 傻叉夏景树第二季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短篇小说

走近山庄里面优雅的音乐,我能听的出那是钢琴曲《梦中的婚礼》,大堂里金碧辉煌,大片的地砖一尘不染泛着光,正前方是一个装饰高贵的吧台,左侧欧式的休闲桌椅零散的摆放着,右侧摆放着大型的梯型鱼缸,巨型的龙虾和一些不知名的鱼类在里面游荡,天棚上点缀着闪亮的灯光,吧台的旁边一部欧式的楼梯通往二楼。

刚走到大堂的门口,一位高雅的中年女人微笑着走了过来,非常有礼貌的问道,

“你好,小伙有什么事么?”

“啊,我是来应聘服务生的,找下经理。”

“哦,这样啊,我是这的大堂经理,和我说就可以了,你叫我张经理就行。”眼前的这位高雅女人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番接着说。

“我们这里供吃住一月300元,有七天的实习期,实习期间没有工资,也是相互观察阶段,看看是否能彼此适应。”

“恩,行,我知道了,那您看我行么,我刚刚高中毕业今年20岁。”我略加了一句。

“恩,可以,你先留下吧,暂时在大堂里干活吧。”张经理一直微笑着可爱可亲。

说话间叫来一个大个服务生,通过一个走廊把我领到了员工寝室。

“兄弟你好,我叫刘洋在二楼做服务生,你现在的工作是打扫大堂的卫生,工作服先换上吧,这个时候能来挺不容易,现在是非典时期,没有多少客人,服务生都轮流值班了……”这个服务生像机关枪似的说起来。

“恩恩,你好你好…….”我接过了工作服换了上来,连下去了大堂打扫卫生。

走了这么多家终于算是有个地方收留了我,拿着一块抹布不敢含糊打扫起卫生,每一角落一点点的擦,刚刚的那个张经理时不时的在大堂里走动,我知道她在暗暗的观察我,我工作起来更卖力了。

大约忙了两个小时,从吧台边上的楼梯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大大的肚子向前挺着,西裤衬衫休闲装,短短的头发配上一副金边眼镜显得特有气势,中年男人不慌不忙的走了下来,看到刚才的张经理慢声气语的问道,“张啊,这是谁啊?”

“啊,老板好,这是刚刚来应聘的服务生,小孩不错干活实诚,自达来一直没找闲,一直忙来着。”张经理还是微笑着说。

“哦哦,是不错,个子还挺高”老板打量了我一下接着说,“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非典时期生意太少,这样吧你也让他轮班等通知吧。”说完老板走出了院子。

张经理一脸的无奈把我叫到了身边,“小伙,真是对不住了,刚才老板的话你也听着了,现在的服务生都在轮休,轮休期间是没有工资的,你刚来就赶上这事也只能先休息了,这样吧,你记下我的电话,隔几天你就给我打一次,我看你小伙子不错,要是这里不用了,我帮你再找一份工作。”张经理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电话号码递给了我。

“恩恩,那谢谢张经理了”没想到刚刚找到的工作,这么快就下岗了,心情和闷热的天气一样,不爽。

天色已晚我搭拉个脑袋坐上了回家的客车,客车上人很少,还留有不少空座,看来非典真的是让人恐惧,没有事情的都避而不出,回到了家里都是晚上5点多的事情了,妈妈一看到我就说这回心可算是放在肚子里了,看来是把妈妈吓坏了,我忙说没什么事不用担心,吃过晚饭后,躺在炕上我合计着这一天的经过,一个字难,两个字很难,看来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这几天的新闻全部播的是非典疫情,铁岭已发现一例非典患者并死亡,全镇已实施戒严,镇到村、村到组责任制24小时守护,谁家要是有人出远门回来立即将被隔离、观察,刚刚听说一个我叫小叔的年轻人从外地回来,刚一到家就跟着来了几个小车,车上下来了几个全身武装白色防疫服的人后背药罐,让叫小叔的年轻人在院子里站立,然后围上去一顿喷,左邻右舍全跑来看热闹,药喷过了一溜烟开车走了,引的在场邻居们哈哈大笑。

在家的日子里都不敢出门了,家乡的人都不知道我的情况,零星的有几个串门的邻居,我也只好说是学校放假了,不过听说高中还真的因为非典疫情将五一假期延到十二号,在家里我支起了一张桌子放上了书本慢慢的研究了起来,单一的日子日记本与相册成了我仅有的朋友。

转眼间日子来到了十二号,翻开了日记本我写下了此时的心情。

2003年5月12日 星期一 天气:晴

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多,12天没了,一点钱也没挣着,看来“非典”的影响真不小,偏偏是我正需要钱的时候,别看在家里我呆的挺好,其实我内心非常着急都要着火了,萍萍说的很对,天上的流星是孤独的,但只要划破天空便是幸福的,人是寂寞的,但只要融入生活便是幸福的。天天相册成了我的伙伴,相片上每一位朋友的笑容都是我心灵的安慰,当我最闹心的时候也是它劝说着我,使我的心暖暖的,继续面对现实去迎接挑战它,现在是18:09分,同学们正在上晚自习,我能想象得出他们啃书本的样子,那么痴情、那么投入,大学遥远的门啊,都说老年人爱回忆,可20岁的我也喜欢这个,那每一个相片上的情景我都能想象的出来,当时是什么样的,当我看到小颖的时候我的心不禁一颤,也许真的是缘吧,偏偏是这个时候她走进了我的世界,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说不好,不过她的确很顽皮、很活泼、好动、爱闹……也很漂亮,进入高三自已好像是个木头人似的,什么都没了,一碗碗苦汤慢慢地喝,看到她我仿佛看到高一高二时的我无忧无虑,天空很蓝、很蓝,大自然也很美,她的单身相是我为她照的,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所认我把它剪成了书签夹在书里,每天都有她与我打招呼、无声的,看见她坐着的样子,我想起了很多,运动会、冬天摔跤、圣诞节跑早操一个手势,校园歌乐会的一声尖叫等等,记得最后一次见她是4月末,送她上车几句关怀的话和微笑、挥挥手,车慢慢驶进人海里,带着她和朋友们走了,真有种《泰坦尼克号》男女主角分离的感觉?不不不,不太可能,但却像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希望她能珍惜和把握好自已,让一段纯真美丽的回忆存入自已花季、雨季的脑海里,到老时回味它是幸福的美好的。

放下了笔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我的心还在那里,那里是我梦开始的地方,现在走到了这一步,自已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看着眼前的相册我微笑着,心里默默祝福着同学们,努力终将不会白费,加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m.guanhuaju.com/read/mininovel/60/604422.html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