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故事新编】小楼一夜听春雨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明月,小楼,夜。

萧雅轩。

萧楼就在萧雅轩里最雅的房间里听最雅的女子用最雅的琴弹最雅的曲。

琴弦断,刀光现。几缕“丝”落在萧楼身旁。女子耳坠上的白玉夜明珠中分落下,中途变成四瓣,等落到地上时已分成八瓣。

女子笑道:“好刀法。”

萧楼淡淡地问:“春风剑客李春风是你什么人?”

“他啊,是我手下最得力的十三名客卿杀手之一。”

萧楼:“号称‘天下第七’的春风剑客都是你的手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不是神,也不是圣。我姓慕容,叫春雨。慕容春雨。”

“天魔宫主慕容秋荻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母。”

“我跟东方魔教没有瓜葛,也不想有瓜葛。”说罢萧楼起身欲走。

“萧大少且留步。小女子冒昧请大少来,乃有一礼相赠。”她不待萧楼答话,便抢先道“一件你一定会喜欢的礼物。”

月圆,刀弯。

弯弯的刀在萧楼的手里。慕容春雨没说错,萧楼喜欢,而且非常喜欢,他已动了心。萧楼动心的事不多,第一次在十年前,第二次在第一次动心十年后,现在。他缓缓拿起弯刀,缓缓缓缓地拔出,然后就看到了那七个字,七个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字“小楼一夜听春雨”。如意天魔,如意魔刀;出刀见血,绝代天骄。流传江湖的这句话说的就是这把刀“小楼一夜听春雨”。

慕容春雨:“我知道萧大少刀法天下无双,若再配上这把刀,恐怕很少有杀不了的人了。”

萧楼:“我很少杀人,不过不用这把刀我一样可以杀人。”

“别人可以,‘刀霸’南宫斩呢?”

“我跟他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暗地里替碧玉宫做了很多坏事。例如‘藏剑山庄’的庄主一代剑豪宇文啸天就死在他手上。而萧大少又以惩奸除恶为己任。”

“我明白了,你送我刀,我为你杀人。”

“不止为我,也为武林中人。”

“如果宇文啸天真死在他手里,那么他死十次也不多。”

“我没有骗你,南宫斩是碧玉宫主的情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又为什么告诉我?”

“我知道是因为我是东方魔教的少主人,我告诉你是因为我要对付碧玉宫。”

“对付碧玉宫,这又是为什么?”

慕容春雨叹了一口气:“因为碧玉宫主叫慕容秋霜。”

“我明白了。你是慕容秋荻的女儿,慕容秋荻现在执掌魔教,自然容不得她妹妹跟她分庭抗礼。”

“好象是的,大少答应了?”

“不答应。”

慕容春雨一鄂:“为什么?”

“因为我还不想死。据我所知,近十三年来,进入碧玉禁地的人无一生还,连宇文啸天都不例外。南宫斩虽然可怕,却不至于可怕到那个程度。”

“的确,碧玉宫里还有一件镇宫至宝。说来也不算什么兵器,不过比天下任何兵器都厉害一点点而已。”

“孔雀翎?”

“孔雀翎是暗器,暗器也是兵器。孔雀翎跟它比起来就像是玩具。”

“那时什么这么可怕?”

“六指天魔琴。”

萧楼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见过?”

“没有,不过能在一瞬间夺去我五十八个得力手下的东西不多。”

萧楼苦笑;“的确不多。恐怕只有天魔琴的‘天龙八音’能做到。”

“我知道萧大少刀法虽然独步天下,恐怕也克制不了天魔琴。”

“不是恐怕,是一定。”

“但我知道有一个人有可能,如果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克制天魔琴,一定是他。”

“谁?”

“和大少号称‘并世双雄’的那个人。”

“付苍龙?”

“恩。我知道萧大少和付公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他一定不会看着大少去冒险却袖手旁观的。付公子是付红雪的后人,而大少的刀法似乎就是当年付红雪一人一刀大破公子羽时用的刀法。”

“你知道的事情不少。”

“过奖。我还知道付公子先天体质不适于练刀,故尔在十年前将付家刀法赠予大少,然后拜入天龙门下。天魔琴本是天龙门之物,天龙门想收回它也不是一两天了。再加上萧大少的金面,付公子一定会出山的。”

“你想的很周到,但似乎还忘了一个人。”

“谁?”

“碧玉宫主,慕容秋霜。一个女人能手创碧玉宫,使其成为武林中最神秘、最可怕的三大禁地之一,武功想必不低。”

“不是不低,她的碧玉失魂引是天下绝学,就算萧大少在她手下也走不出三十招。”

“那由谁对付她?”

“我。”

“你?”

“萧大少不要见笑。我从小就苦练‘破玉神功’。虽然‘破玉神功’对其它武功不见效,却是碧玉失魂引的克星。也正是因为我一心一意只练‘破玉神功’才荒废了其它武功。比如刚才的‘春雨如丝剑’在大少手下不堪一击。”

“哎!看来一切你都计划好了?”

“差不多。我已从西方圣母之水峰上调出本教精锐弟子,他们足以对付碧玉宫的其他人。”

“那我们现在走吧?”

慕容春雨又是一鄂:“走,去哪?”

“碧玉禁地,观云望海摩天崖。”

慕容春雨嫣然一笑:“不急,我们还得等一会。”

“我们可以在路上和苍龙会合。”

“不是等这件事。”

“那等什么?”

“等雨,等雨停了再走。”

萧楼静心一听,外面果然下起了雨,新春的第一场雨。萧楼不自觉地看了看手里的刀,看了看那七个字:

小搂一夜听春雨。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