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奇幻小说】雪落樱搁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引言>

月光,雪花,白纱,琴声。

在白乐王国,正举行新上任的年轻国王的册封大典。周围,是一群最顶级的乐师在演奏庆祝乐。月光柔和地洒进神乐大殿,雪花在漫天飞舞,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祝福这位国王在将来的日子能有所作为,让白乐王国所有的子民都安居乐业。神乐大殿的中央,是那把象征最高荣誉的雪之琴,是白乐王国里乐灵最高的人所有。现在它静静地躺在大殿中央,等候另一个有资格拿到它的人。

白乐王国是一个专门掌管音乐的王国,这里的每个人都拥有象征自己地位的音乐和属于自己的乐器,平民的音乐有很多种,而王族的音乐就只有琴声和笛声。琴声是正统王族的音乐,笛声则是侧王族的音乐。在白乐王国,本来只有一种颜色,白,可是在五十年前的那场惨烈的王族纷争中,乐灵最高的乐师渊洁血染雪之琴,用自己的鲜血阻止了那场灾难的蔓延,然后在她死去的地方,天空竟然飘起了淡红的雪。

白乐王国的子民都拥有三百年的生命,在他们一百岁的时候,会在最神圣的神乐大殿举行成年仪式,然后他们就成为真正的乐师,就可以到人类的世界去修行,以便得到更高的乐灵。而这位年轻的国王,现在也只有一百岁,是白乐王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国王。

<正文>

我叫花无,是白乐王国侧王族北王的女儿。我一出生,额头上淡红的六角星印记发出强烈的光芒,使得王府外面的雪花瞬间凝结。整个王府的人都举杯欢庆,预言以后我会是个很有作为的乐师,六角星是拥有强大乐灵的标志。

因为是侧王族,所以被称做小主,正统王族的女儿却是可以称为公主。影无和莘无是南王和西王的小主,还有一个哥哥西无,是东王的儿子。和我们一起长大的还有神无和樱无,是白乐王国唯一的王子和公主,也是以后继承王位的人选。神无的额头也有一个六角星印记,不过他的是像雪花那样的纯白。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看了我很久,然后用很冷漠的语气对我说,你不会超越我的。他的眼神,是千年的冰,寒冷刺骨。

我的乐器是一支刻有五朵雪花的笛子,我的母亲从小就教我用它来演奏,可是尽管永久了所有的力气,我总也学不会。侧王族的人在50岁的时候就可以掌握笛子所有的演奏方式,用以操纵本身拥有的乐灵。而我90岁了,却连笛子基本的演奏方式都不会,而且,我未来还会是白乐王国的北王,肩负着保护北国的重任。

其实我很喜欢琴声,那种拨动几根弦就能控制雪花飘零的声音。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经常在北国最北的地方,是白乐王国废弃的城垣旁听见这样的琴声,漂泊,落寞,干净,悠远,漫长。还有那个有着忧伤的眼神,华丽的面容,穿着长长白纱的男人,他坐早已坍塌的城墙上,忘情地弹奏。他的琴声让我很飘渺很虚无,听着听着,就仿佛去到了另一个地方,很远很远,似乎很熟悉的地方。那里,到处是盛开的樱花。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寂寞的男人是这个国家的王,也是神无和樱无的父亲,那个白乐王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王。

尽管我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秘密,但还是被神无发现了。我满九十岁那天,依旧偷偷在听着王弹琴的时候,神无突然出现,我惊慌地转过身,看见他千年寒冰一样的目光,他什么都没有说。

我慌张得跑开。

后来我就会经常做这样一个梦,梦里一个男子,拉着我的手,奔跑在盛开的樱花树下。我想看清他是谁,可是那张脸很模糊,很模糊。

我到了一百岁的时候,母亲最担心的事也终于来了,我还是不能够演奏五雪笛。而在成年仪式上,要在整个白乐王国子民面前用自己的乐灵演奏,通过资深乐师的鉴定,成为一个真正的乐师。否则就会被禁止演奏乐器,乐灵也会北封住。

仪式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母亲的眉间,也越来越紧。

母亲流着泪说,花无,我可怜的孩子,为什么上天对你那么不公平。

母亲,乐灵被封住了还能你还会要花无吗?

傻孩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还是妈妈的女儿。

我点点头,我喜欢音乐,我不想就这样放弃,我想变得强大,守护我的北国,守护我的母亲。

成年仪式终于开始了,当我穿着母亲亲手为我制作的衣裳走进神乐大殿时,看见整个大殿的位置都坐满了人,所有的王族,大臣,和资深乐师,还有神乐大殿下面那些白乐王国的子民。

我走到大殿的中央,突然飘下许多雪花,响起乐曲。穿着洁白的袍子,头发拖到了地面,头上带着雪形透明王冠的王和倾国倾城的王后随着出现在大殿上。

王看见我的时候,脸上有一瞬间的诧异。

接着乐司仪开始主持仪式。到了演奏的时刻,我看见母亲满脸的焦虑。我拿出五雪笛,一开始可以正常演奏出唯美的旋律。母亲紧张的表情稍微落了下来。但过了一会,突然有风从这个安静的大殿吹了起来,我笛声的旋律就全部被打乱了,唯美的笛声此时变得那么刺耳,我连忙停下来。所有的人都失望地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是我长这么大最失败的时候。

资深乐师要判决我的结果时,王突然说话了,他让我再来一次。

我很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他竟然对我微微一笑,我的心里突然就充满了力量,然后我闭着眼睛再次拿出我的笛子。脑子里,是似真似假飘扬的樱花,王忧伤的眼神,长长的白纱,和他浅浅的笑容。耳边是我在城垣旁听了一百年的琴声,干净,悠远,漫长,落寞,漂泊。最后,那些白色的雪渐渐凝结,一片片冰冷地落在王长长的头发上面,那么让我心痛。

我收回乐灵睁开眼睛时,发现大殿一片安静,全场的人都瞠目结舌。然后我才发现,在我手里的,不是我的五雪笛,竟然是一百年来都没有人能够操纵的雪之琴,我刚才听到的,不是王的琴声,而是我自己弹奏的琴声。

后来母亲说,当我闭上眼睛使出灵力时,手中的笛子突然消失,雪之琴突然出现在我手上。她说那是她听过的最美的音乐。

那场仪式匆忙收场,资深乐师要经过和大臣们一起讨论才能决定结果。

白乐王国有一项律令,不允许侧王族的人用正统王族的乐器。

走出神乐大殿,有些许的雪花落在我手上,我看见它们灰暗灰暗的,完全没有了原本的洁白无暇。

几天后,结果宣布下来,父亲和母亲满脸的荣幸。母亲说,花无,从你一出生我就知道你会是很有作为的人。会议决定让我做神无的王妃,成为雪之琴的守护者。这样既不会违反律令,雪之琴也有了守护者。所有白乐王国的子民都认为这样的决定很正确。

我的心却在往下沉,看着王府的人都在为我高兴,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像那些灰暗得让人害怕的雪,一直一直在飘着。

又来到神乐大殿,还是一样的地方,却是在做不一样的事。白乐王国规定只有到了150岁才可以结婚,所以现在只是在册封准王妃。

在人间修行的神无也回来了,他还是用很冷漠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不是他的王妃,只是一个陌生的人。当神无把一朵雪花用乐灵印到我额头,覆盖了原本的那个淡红的六角星印记的时候,我看见他露出诡秘的笑。

对于王族来说,已经有婚事的女子额头都会印有雪花,而且从此不能离开王国。

最后,王亲自把雪之琴和一本乐谱交到我手中,他说,这是雪之琴和幻雪神术的乐谱,只有白乐王国乐灵最高的人才有资格拥有。我低着头,一直都不敢看他。

后来王继续和我说幻雪神术的强大威力,他说,甚至,可以倒转时光。王看着我说,花无,你要好好练琴,白乐王国就靠你了。我点点头。

从此以后,我就住在了王宫里,天天和樱无在一起练琴,却很少看见王。

在王宫练琴练了五年后,我已经可以很自如地用自己的乐灵操纵雪之琴和召唤幻雪神术了。

然后王出现了,他对我说,花无,你的使命到了,你要去守护禁域。 #p#副标题#e#

王告诉我,禁域是白乐王国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的地方,除了王。那里是白乐王国所有乐律的源地,一旦被破坏,整个白乐王国就会消失。而雪之琴,就是白乐王国的守护神,雪之神,凝结所有雪的力量幻化而成,用它来召唤幻雪神术,可以让散发出的乐灵变成强大的乐律,守护着白乐王国。

王带我去禁域的时候,用法力蒙住了我的眼睛,一路上,一路上,我感觉雪花轻轻落在我身上。

王解开我身上的法术后,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和外面截然不同的景象。外面飘着白色的雪,里面,竟飘着淡红淡红的雪花。我想起了在那段废弃的城垣旁,我看见的的那个王,他身边飘着的雪花,也是淡红淡红的。

这里就是禁域吗?我问王。

雪之琴只能靠强大的乐灵才能弹奏,白乐王国每一个时代只有一个人能够操纵它,这也是开启禁域的唯一方式。自从渊洁,王停了一下,继续说,渊洁死了以后就有一百年没有人来过这个地方。我以为还要等三百年。王眼里的哀伤此刻一览无余,他停了一下接着说,可是由于禁域的大门没有开启,这一百年来在白乐国下的雪渐渐变成了灰色,王看着我说,花无,以你的乐灵,应该也察觉到了吧。我突然明白,原来以前看见的灰暗灰暗的雪是乐律渐渐减少的缘故。

王看着我认真地说,花无,你要拯救这个王国。

我看着王坚定地点点头,王,我一定会用生命保护我们的王国。

和守护你,我最爱的王,我在心里说。

我很奇怪,雪之琴不是已经有一百年没有人动过了吗?那为什么白乐王国还是这样安宁?

王望着茫茫的大雪继续说道,这一百年来,没有人能操纵雪之琴,所以只能靠灵力最高的人在墙外天天弹琴来维护雪的持续。但是这终究不是雪之琴散发的乐灵,所以雪就渐渐变成灰色。

我终于明白王为什么那么忧伤,他肩负着守护整个国家的重任,看着自己的国家正慢慢变样,一个人默默承受这样的变化,却不能对谁说。

可是王,你以后就不会孤单了,因为我会和你一起。

当我完成演奏的时候,禁域的雪变成了很纯粹很纯粹的白,我从来就不知道世界有这样洁白的东西。

我看见王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笑容像雪花一样洁白无暇,可是眼底依然有挥之不去的忧伤。突然有一滴泪滑过我的嘴角,王,从此以后,我会用生命守护着你。

后来王就经常出现在王宫了,他像樱无说的那样,很少很少说话。每当深夜,透过窗,我总会看见王站在月光下,独自看着天空,什么都没有的天空。我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心里是苍茫的大雪。

我问身边的侍女,除了我那这个国家谁的乐灵最高呢?

她想了一下说,当然是王了,乐灵不高能做得里王吗?

我突然明白,原来这一百年来天天弹琴守护王国的人就是王,禁域就在那段城垣旁边。

离开禁域的第三天,王突然失踪了。

整个王宫都曼延着诡异的气氛,到处都是谣言说说王在位的期限已到,雪之神已经把他召唤到虚雪界。更有谣言说白乐王国劫数已到,王的消失顺应了天意。很多的正统王族蠢蠢欲动,试图想取代王的位置。

王后急忙把神无和樱无都从人间叫了回来。神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樱无却很着急,她问王后,父王去了哪里了?王后摇摇头,说所有的侍卫都找不到他。

我感觉他就在那段废旧的城垣旁边,所以晚上我偷偷离开了王宫,想去找王。

刚要走出去就被樱无发现了,她问我要去哪里。我悄悄告诉了她,她很固执地说她也要去,我无可奈何,只好带着她。

王曾经告诉过我白乐王国的律令规定与禁域不相关的人不得进去,可是白乐王国的律令还有一项规定,一旦现任的王无故离开王位到达七天,那个王就要受到极刑。然后,王族乐师们会在王族之间举行一次比赛,挑选乐灵最强的人来成为新一任的王。我想到那些王族看雪王冠时贪婪的目光,和神无嘴角划出的诡异的笑,心里一阵恐慌。

来到城垣旁,依旧是一样的安静,似乎从来就没有人来过。可是我有那么强烈的感觉,王就在附近。我唤出雪之琴,想把禁域的门打开。门开到一半时,狂风突然肆虐地吹起来,整个世界一片混乱,这种感觉,在哪里,哪里遇见过,门里面……恍恍惚惚,似乎是梦里,又似乎就在身边,那片盛放的樱花,那个笑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王又出现了。他在樱花树下,满脸的幸福。还有站在他身边的女子,我还是看不清她的脸,她是谁,是谁^

我是谁,我又是谁……

我突然感觉全身无比的难受,仿佛什么人把我全部的乐灵都从我身体里面狠狠地抽出来了,然后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倒下去的瞬间我看见了神无那张冷漠的脸。

我醒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都张灯结彩,外面一片热闹。侍女走过来说王妃你醒啦。我觉得头很痛,我问她,外面在做什么呢?她笑着说王妃大喜啊,神无殿下打败所有挑战的王族,要登基了。后说了,登基大典和你们的婚礼一起举行。我愣了一下,努力回想这些天所发生的事,可是脑子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很堵。我问怎么回事?侍女回答说王妃你都晕了四天了,这段日子都是神无殿下用乐灵照顾你的。

我突然想起了樱无,她和我一起去了禁域,忙问公主呢?

公主在王失踪的第二天也就跟着失踪了,大臣们都说是王带着公主一起离开了。

我拖着软弱的身体,想起来出去找王和樱无,可是还没站起来又倒下去了。这时神无进来了,他把侍女叫了出去,然后坐到我的床边。他说我的王妃,不,应该是王后,你那么虚弱,想去哪里呢?我冷冷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冷笑着,笑话,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才是整个白乐王国灵力最高的人,我有资格做这个国家的王,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全身一颤,想起了当年在旧城垣他看我的眼神,依然让我那么害怕。他停顿了一下,说,包括你。他一字一句地说着。

我才知道这些年神无不是到人间去修行,而是在断垣旁边里吸取白乐王国最神圣的乐律,而那些乐律,是我的王,我最爱的王每天用自己的乐灵释放出来的。

神无桀骜地说,花无,等你成为我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他要出去的时候又说了一句,亲爱的王后,好好打扮,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你会是最漂亮的新娘。

我突然觉得很悲哀,我说,神无,就只是为了王位吗?

他的背影停了一下,转过身,嘴角,是不屑的冷笑,随你怎么想,我只想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突然用尽所有的力量把额头那个雪型的印记弄下来,镜子里,我的额头无比的光滑。

又一次见到我的母亲,竟然是这样一个不堪的场合,她的额头多了很多的皱纹,旁边那个还是沉默着的父亲突然也变得那么苍老,我有些微凉的心痛。

神无的婚礼,空前的盛大,那些来来往往的宾客,竟然有很多顶级的已经白发苍苍的乐师。那是我也没有见过的据说已经幽隐的老乐师。神无在各宾客中游刃有余,脸上永远是从容的笑,我在想,如果王也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神无把我头上的珠纱撩起时,满眼的惊艳。他也许没有想到我会如此精心打扮自己吧,我冷冷地看着他,他的眼睛里的惊艳一闪即过,化作冷冷的笑,他在我耳边低语,花无,你是我最美丽的新娘。

他的笑容,姿势都僵硬在了那里,因为他没有想到,她的新娘会带着一把凌利的冰刀,并在他陶醉在美色中时插进了他的身体。

冰刀,融进了雪的神咒,被袭击者不会葬命,但是他所有的乐灵将会在七天之内慢慢耗尽,然后化作冰冷的雪气,永远消失。这是王在从禁域出来的时候交给我的,只有雪之琴的守护者才能使用。

鲜红的血从神无的身体里流出来,他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笑,他说,花无,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只是我还是输了,我以为我变成了王,你看我的眼神也会像看他一样。可是,你已经是我的新娘了。然后他倒在我怀里,很安静的表情,没有一点的怨恨。可是我却觉得那么悲哀。 #p#副标题#e#

父亲和母亲的声音透过安静的大殿传过来,他说,花无,不可以。可是鲜红鲜红的血已经渗透了我洁白的婚纱,像是盛开了一朵朵凄美的樱花。

王出现在神乐大殿,他的脸带着那么多的悲伤和不忍。毕竟,他也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

他说,花无,既然你都知道了,又是何苦呢。

一百多年前,白乐王国外面那片很美很美的樱花林里,住着一对很恩爱的夫妻。男子原本是白乐王国王的一个王子,他爱上了一个平民女子,可是按照白乐王国的规定,王族和平民不可以结合。于是男子带着平民女子离开了白乐王国,在那里种下了更多的樱花树,也种下了他们的爱。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孩子,叫做炎。

炎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从小就很喜欢弹琴,像他父亲一样,很有天赋,他住在美丽的樱花林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个女孩,她有着很大很亮的眼睛,长长的,剔透的头发,一直拖到了地面。他看了她很久,她也看了他很久。他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眨着长长的睫毛说,我叫做渊洁。他不会忘记,渊洁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围飘着的樱花瓣落在她的头发上,是多么美丽的一幅画面。

后来在炎要满一百岁的时候,白乐王国发生了一次王族纷争。老国王要隐退,派琴师渊洁把炎的父亲接回到白乐王国。炎才知道原来渊洁是白乐王国的琴师,拥有着最强大的乐灵。炎随父母回到了白乐王国,可是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被陷害,遭受白乐王国最严酷的刑罚,最后母亲也随之而去。炎突然看见了这个世界的丑恶,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不是他想的那样单纯。而那个想害他父亲的人,是当时刚上任的王界越,炎的亲叔叔。他把炎关进了大狱,说那是余孽。但是渊洁把炎救了出来。

渊洁怎么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看着痛苦的炎,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渊洁说,炎,我带你回去,回到樱花林,再也不回来了好不好。我不做琴师,不做乐师了。

炎满脸的憔悴,沉默了很久突然露出了很阴冷的笑,说,我要报仇,我要毁了整个白乐王国。渊洁看见他脸上的狞狰,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渊洁说,炎,你还有我啊,我们离开这里……炎冷笑着说,你不是和他们一起的吗?你也想害我是不是?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渊洁心里突然穿了个无底的洞,狂风不断肆虐,把她吹进绝望的深渊。她看着炎,觉得那时的炎变得那么陌生。

后来炎回到王宫那里,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界越挑战。炎用很平静的语气说,我才是白乐王国最有资格做王的人。可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他说话时透出的强大的乐灵,然后炎的手上出现了白乐王国最神圣的东西,雪之琴。后来炎自然赢了那场决斗,成了白乐王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王。可是没人知道站在那里的炎,心里有多么的悲伤。

渊洁把她所有的乐灵都给了他,她说,炎,是我对不起你,是白乐王国对不起你,现在,我还给你……

炎亲眼看着渊洁倒下去,倒在一片鲜红鲜红的雪中。渊洁最后说,炎,也许你比越界更适合做王。炎,再见了。那些飘着的雪,似乎也很悲伤,也变成了淡红淡红的。

樱花林,炎抱着渊洁越来越冷的身体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出现那片他曾经幸福成长过的地方,那里有他的父亲,母亲,还有渊洁,眨着长长的睫毛对他幸福地笑的渊洁。

后来炎在渊洁死去的地方,一遍又一遍弹着她教会他的曲子,一遍又一遍忏悔,一遍又一遍怀念着那片樱花林,那片再也回不去的樱花林。

炎想,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换回。

是啊,我都知道了,当我在城垣外看到禁域里王守着渊洁的身体的时候,当我发现我把额头上雪型的印记拿下来原本那个淡红的六角星印记却消失的时候,当我拿出那把冰刀发现没有了渊洁的乐灵依然可以操纵的时候。

你是渊洁吧。我很平静地说。

王的身边,是那个有着倾城容颜的女子。那晚躺在禁域里的身体,现在却有了血色,是那么妩媚动人。她安静地看着我,不出一声。

王开口了,他说,花无,原谅我。她是渊洁,她复活了,可是失去了记忆。

他是我深爱着的王,一百年前,他把渊洁的灵魂放到我身上。一百年间,他在我身边弹琴,让渊洁的记忆持续着。一百年后他让我操纵雪之琴,把渊洁的灵魂召唤出来。我强大的乐灵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渊洁的,额头上的印记,只是渊洁灵魂的寄生,在我跑去找王那晚她的灵魂已从我身体脱离。王后,只是他用幻雪术幻化而来的,在不需要的那刻,他轻轻挥一挥手,她便化作一片雪花。而樱无和神无,是他在民间要回来的孩子,根本就没有王族的血统。所以他知道神无在吸收他的乐灵,知道神无想成为王,知道神无会为了花无做一切的事情。

可是神无不知道,不知道他自以为很强大的乐灵是王赋予的假象,不知道他只是王利用的一颗棋子。所以他最好什么都不知道。

他知道,只有雪之琴守护者的鲜血混合幻雪术,才能让渊洁真正复活。所以把冰刀交给了我,他知道我也会在他的掌控之内。只是他没有想到,花无会自己把冰刀插进自己的身体。

王说花无,原谅我。只一句原谅我就让我真的不去怪他了,因为我知道他会在渊洁复活后用最强大的幻雪神术把一切又变回到一百年前。

我看见自己的鲜血正慢慢流出来,和神无的血混在一起,真的就仿佛是梦里,不,是渊洁梦里出现的樱花。

<后言>

白乐王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王,炎,在他登基的同时娶了民间女子渊洁,那场盛典,让整个白乐王国的子民都看见了王炎的博爱和宽容。

与此同时,北王的女儿出生了,天空,是一片纯白的雪。

小女孩叫做花舞,活泼可爱,天资聪颖,深得王的宠爱。花舞也很喜欢和王在一起,花舞常常抱住王说,王,等我长大以后就嫁给你好不好?

王看着她天真无邪的脸,戳戳她的鼻子说,好。

王子神无跑过来,拉开花舞,说,不行,花舞,我要你做我的新娘。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