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那年夏天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每个恋人心中都有一首歌,一些故事,一些爱情。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在一起,但有一种感觉却可以在心里守一辈子。

一 初吻

时光荏苒,一去经年。

却还记得那年夏天,没有比平时更美的夕阳,亦没有公主遇见王子的奢华铺垫,我就坐在柳树旁边的秋千上,刚嗅到盛夏空气中混合着泥土蒸发的气息,还来不及欣赏蝴蝶萦绕柳叶舞蹈扇动的生机,就看见你满头大汗,笨拙的蹬着一辆旧旧的自行车,从落落余晖中行来。

望见我,激动的只知道咧嘴,却嘣不出半个字。

我也有些尴尬的瞥了你一眼,心里却矛盾的无法释怀,有点仓惶的跳下秋千,跑进小念的房间。

最后一点余晖也在你跟进来的时候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理由,我们躺在了一张床上。

暗的只能看见你伸过来的手臂。

紧张的我双手护胸,心却抓的紧紧。

最终被你僵硬也不太强壮的双臂圈在你有点狭窄的怀里。

你的声音就像划破天空的流星一样颤颤悠悠落在我的耳边。

我爱你。

虽然显得那么孱弱且稚嫩。

但却是三年来最为正式的表白。

我却有点苦涩的不知所措,没有我预想的那么激动心悸。

你的唇就在这个时候印了上来,湿湿润润的,青涩的记不起任何味道,不是薄荷味,也不是青草味,就是象征性的一个吻。

在突然点亮的房间里,我们慌乱的弹开,逼红了脸。却再也没有偷看对方的勇气。

我们的初吻就在小念突然拉开灯的一瞬间整盅般的拉下帷幕。

那年夏天,我们16岁。初中毕业。

二 初恋

其实,我还记得,你第一眼看到我腼腆的偷笑,有点躲闪,透彻的眼神,我就站在你的斜对面,站在几十个同学中间,等待分班。

也许是你的眼神过于坚定,我才那么确定。

你一定喜欢我。

后来无数次的擦肩,转身,对望,偷窥后,我总算收到你给我的第一封算是情书的卡片。

不算深情,却坦率直接的一排小字。

虽然我不记得具体内容。

可青涩的我,悄悄的,无声的心生莲花。

而后又惧怕,恐慌。生疼的撕毁了你传递给我的心。

再见你,你的眼神深邃的有点迷离。

不由的我心生怜惜。

那样的小镇,那样的人群,那样的情愫,殊不知,怎敢在13岁那年肆意绽放。

而后,你就那么不经意或者故意的经过我教室窗前,面对面相望却擦身而过的走廊,刻意还是碰巧并排站立在课间操的队伍中,此刻,我都会在每个转身的瞬间,偷偷的,仔细的观察你,你每个舒展动作,我的眼神都会停留在你纤细的手指,我看你留长长的指甲,有着浓密的睫毛,微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有点冷漠的眼眸,一直没有望过来。

30度的水泥地操场上,我内心最后一点湿润也被蒸发了。

当我喜欢上有你的校园,而后每个如往常的清晨,昨夜的露水都仿佛带着阳光的温度。

每节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我都不安分的望着窗外,期待着你的每一次路过,而当离校时心里都有些难以割舍的失落。

每当耳边有人提及你的名字,我的心都会不矜持的颤抖。每一次的擦身而过,都当成邂逅不自觉的面红心跳。

你胆怯的神态,望着我腼腆微笑的表情,一直如丝如幔的缠绕着我,陪伴我走过天微亮的清晨,穿越深瀚黑暗的丛林,度过漫长孤单的长夜,消磨酷热躁动的暑期,温暖我雪花飘零的冬季。

小小的校园,最终抵不过流言蜚语。

尽管我们一直保持着陌生人的距离。

是你对我太坚定,还是我拒绝的不够彻底。

骄傲如我,却容忍了围绕在我们之间的暧昧气息,我们每一次的不期而遇,都成了众人起哄的对象。

而我们小小,单纯,懵懂的心,只能仓惶躲避,面红耳赤。

当我蓄了长发,可以扎马尾,所有同学都在为升学考试冲刺,我却渐渐喜欢上了情歌,课堂上总抽神,心里满满的,却又小心翼翼的抄着歌词,字字珠玑。

有天,同桌小鱼问我,你真的不喜欢他吗?

我怔了。

我有些迷惑,三年里,究竟是什么让我杂乱的心翻箱倒柜的如此不忍。

你殊不知,我如此冷若冰霜,沉静自若,只是想待我们经历年岁的洗礼,如若你还回首望我,展示给你不仅是年轻的美丽,而是我已经时间沉淀后的风华。

最终还是我在时间面前沉不住气,忍不住在小鱼面前默认了。后来,我却难以自制的后悔不矣。

其实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培育着,滋养着,却从未想过如今让他暴露在阳光下。

原来我如此胆怯的怕被灼伤。

后来看你激动兴奋的像只快乐的小鸟飞到我的教室,冲着我傻笑借书。

那是三年来,你对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我却不忍再拒绝你。

最后那年夏天,阳光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我踌躇在阳光下,却觉得温暖的有些刺眼。

当初的梦想也与我背道而驰。

中考结束,你捧着一大束红的刺眼玫瑰害羞的站在我面前,众目睽睽,我接的很不甘愿。

骄傲的我,发现喜欢你最终都成了我的弱点。

我小心翼翼躲过家人的目光,将它浸进屋后荒废已久的小水缸,每日偷偷观望,笑脸如花,直到迷醉的香味随着残落被水浸胀的花瓣越来越淡,七日,小水缸被喧染成了红,七月的夏天,微暖的风竟吹的我心凉。

似乎再也找不到遇见你的理由。

直到小念邀请我去她家,在小念的怂恿下,才怯生生的拔通你的电话。

虽然看不见你的脸,却能猜到你欣喜若狂的表情。

而后的我坐立不安,方才坐到柳树旁的秋千上,看着被余晖印红的蜻蜓停在我粉红色的裙,悬着的一颗心随着柳条随风涤荡,紧张顾盼,还来不及欣赏蝴蝶萦绕柳叶舞蹈扇动的生机,就从落落余晖中迎来了满头大汗的你。

而后发生的事情,在那个漫长的夏天,每每想起都面红心跳,却又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回味。

最后一次相见,在盛夏的傍晚,微微月光撒向你依希可见的西装外套,在细声流淌的溪边,我们立在朦胧月光印照下的鹅卵石上,我纯白的裙,随着微凉的风抚过我冰凉的身体,你唯一能给我的仅是温暖的拥抱,道不出的离别,熟悉的唇,不太热烈的轻吻,颤抖的两颗心最终如烟花绚丽后落幕,我向左,你向右,越走越远。。。

16岁的我们,不敢轻易承诺,抑或是太年轻的我们承受不起。

那年夏天,我离开了生活16年的小镇,是走的那么自然,还是附于我的光华太过美丽,就这样摒弃了喜欢我的你。却没有一点点伤心遗憾。。。

岁岁年年,穿越在各种陌生却又熟悉的爱情,最终梦境里频繁出现如初见般腼腆微笑的你,总是能温暖我阴暗枯萎潮湿的心。

我忍不住回望,不是因为我们不相爱,而是因为你在那里,我却在这里。。。

若干年后,我只能为年华之初那段类似爱情,用我熟悉的文字深深浅浅铭刻墓碑,厚葬。我只能用沉淀了世间沧桑的灵魂,回不去的姿态以及稚嫩的唱腔,朝我们说再见的方向高歌祭拜。

如若有幸,你游落到此,是否还会忆起当初你喜欢的我。。。

如若记得,请你继续。。。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