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童话故事】想和你去吹吹风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我的愿望很简单,只想和你去吹吹风!我是一只蚂蚁,困难的在雨中前行着,雨滴打着我的身躯,我无力抵抗,只能随着雨的方向被动的移动着我弱小的身躯,说前行,倒不如说是在后退,一直退到草丛里。我粘在了一棵比较大片的叶子上,我用两手拉了两旁的树叶盖住了自己,想像着自己还在那温暖的小蚁窝,顺手把我喜爱的小蚁被盖身上一样,总算是挡住了一起风雨,但这情况没有持续很久,风不一会儿就把我的“小蚁被”吹破了,我的身躯又暴露在雨中风中。很无奈!我甚至试图的在努力回想,这风雨是怎样来的,怎样把我吹出蚁窝,然后冲刷到这儿的!但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因为一滴大大的雨滴打在我的身上,把我整个都吞在里头了,我快要窒息了,还好,它顺着大片叶子流了下去,流到了地面,我刚庆幸躲过一劫,用力的呼吸着夹杂着风的空气。却不想,一阵大风呼的一下刮来,我随着风飞起来了,我有些头晕,眼睛模糊着,看不见四周具体是什么环境,隐约的感觉自己沉在一片绿色之中,好像,好像不是水吧,要是水,怎么会这么绿呢,现在的水都被人们给弄黑了,不,不可能是在水里,我费力的睁开眼睛,却不如愿,几经努力,我总算是打开了我一只左眼,茫茫一片,我知道了,我是被风刮到了沼泽地,还好我身体轻,可以漂在这只剩一些水的水面上,我疯狂的摆动着四肢,有些麻木,但我仍然不放弃,因为我心存信念,就是我要活着,我还没走出蚁窝以外的地方,我想去看看海,等待四季之一的冬,冬里的雪,白白的雪。所以我不能这样死去。我终于找到了一片大树叶,看样子,它也是被风雨逼的从树上掉下来了。我靠树叶游过去,我使劲的爬了上去,这对于平时的我,不过是小事,但现在我却表现的如同刚出生的小蚁一般,待自己平衡下来,我的右眼也睁开了,风雨还在打着,而我也慢慢地适应了它这种侵袭,只要风不再变大,雨不再变大,我相信,我那一个小小的愿望还是有待实现的。突然!我身体下感觉一阵骤热,慢慢灼烧着整个我,叶子的颜色由绿变成黄。不会这么倒霉吧?难不成这是一个活火山,我快要连着岩浆一同绽放自己?好烫,我下痛苦不堪,又一阵风把我吹动,连同树叶挨上了沼泽边沿,是不是命中我不该绝,所以我推测刚才的不是火山,要不怎么现在都还没爆发呢!可能是沼泽里的气泡,夹地地底的热气一同冒出来,所以让我误认为是活火山,要真是岩浆。估计我现在已经化成水了,不会此刻还安好的呆在树叶上。风雨没有要减小的意思,但还算保持平稳,我试着伸伸手去拉岸上的另一片大片草叶,好让我可以安全上岸,不至于风大了又把我吹回刚刚的热汽泡上。这时有一只慢腾腾的蜗牛在我面前,好像也在奋的向前,可是我明明看见,它无论怎么样挪动着它那庞大的身躯,还是一样呆在原地,没有前进丝毫。

嘿!要帮忙嘛?它很高兴的对着我问道,我心里想:自己都顾不了了,还管我。不过为了我的安全起见,我也顾不得颜面这些事了,虽说它不能自保,但拉我上岸,它的力量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闪过一瞬不屑的念头之后,娇滴滴的柔弱的应到,好啊!为什么不要呢!谢啦!哥儿们。在它拉我上岸之后,我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嘿嘿,不客气,这不是应该的,路见不平,拔手相助是我们蜗牛派的传统风格,小蚊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他说这话时,有些憨憨的,却让我不忍打断。他是那么热心肠,而我还以鄙视的目光瞧它,唉!真不应该。

那我们现在去哪,风雨好像小了点哦!我没有刚才那样的想法,声音也变的正常起来。

来,你爬上我的背上,我带你。至少你不用被风雨吹打了,快点,动作迅速点,好像暴风雨又要来了,等它来了,你就爬不上来了。它这样以大哥哥的身份叮嘱我,我有些内疚。但没有影响我爬上它身上的动作。总算是到达安全地带。

呼……我松了一口气你想去哪儿呢?小蚁姑娘,我带你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蜗牛还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口吻对我说着。

我想去看海,我们沿着大路走好吗?我请求着它,希望它能答应。

好,不过……它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我问到

当然要等风雨过后啦!它笑着说着。

呵呵,嗯,好!一言为定我开心,不仅是因为它答应了带我去看海,还因为躲在蜗牛背上,慢慢恢复了知觉。我们一起静静的等待着风雨的停止,我和它一起躲在它那个宽敝的壳里。渐渐地,风停了,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我们都笑了。

那好,我们出发吧。它载着我连同我的梦想,一起出发了。

想和你去吹吹风,虽然已是不同的时空,还是可以迎着风……我小声的哼唱着,因为此时我已经在它的壳上面了,对着阳光,我不觉得刺眼,呼吸着雨后的新鲜空气,感觉一切都是美好的。蜗牛也享受着我的嗓音,微笑的前行着。走了很久,已经到了公路。

嗯……我能停下休息下么?蜗牛小心翼翼的问我。

当然可以,我很乐意。其实到了公路这么平坦的地方我已经可以自己走了,只是刚才被雨点打的左腿有些痛,还没缓过来。

好我要钻出这躯壳,去透透气,太久没有呼吸这样的空气了。它边说着,边摆脱它那重重的躯壳,真为它感到辛苦的,回头望去,它走过的地方留下长长的像小蚯蚓一样的白色液体,那是它的足迹。

呜呜……什么声音这么向我快速的闪向路边的草丛里。而蜗牛因为刚走出不远,来不及回头,被卷进那庞然大物之下。时间静止在此刻,我听的见时钟的针停止了摇摆。我来不及难过,它已消失在我的视线。我看清了那是一辆人们的开的汽车,疾驰过后留下一阵风,带走了蜗牛。我望着蜗牛留下的蜗牛壳,泪水浸湿了眼眶,不由自主的唱着:想和你去吹吹风,虽然已是不同的时空,还是可以迎着风……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