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非常组合(荒诞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疯子又在大街上游荡了。他缘何而疯,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这条街上的老人们都是看着他疯大的,从小疯子到中疯子最后是大疯子。疯子不打人也不做疯事,只是嘴里不干不净叨叨着“妈了巴、巴了妈”,街里街亲的也都见怪不怪,况且,他也不是针对某个人。

一天,一个外街人与疯子狭路相逢,疯子自然不会闭嘴。外街人忿忿道:“回家骂你妈去!”

“妈?”疯子睁大了疯眼,道道疯光直逼外街人,“我没妈!”

“认个妈去!”

“认个妈?”疯子疯叫起来,“多么伟大的创意啊!”

接下来就是漫漫寻妈路。女士们当然不会强出头——不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自然不会付出温情;男士们没有理由去趟这个浑水。

无巧不成书。有个乞丐讨过这条街,逢人就说:“行行好,给点吃的吧。”他真是饿瞎了眼,竟然对着疯子也说了这句话。

疯子的疯眼里涌出了疯泪,双臂抱紧了乞丐伸长的手臂,热切地叫一声:“妈!”

乞丐是外乡人,又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哪有与疯子抗衡的本钱!便极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哎——”

疯子欣喜若狂,甩着乞丐的手臂转圈,华尔兹、探戈、快三慢四跳了个遍。乞丐怕挨揍,只好讪笑着配合疯子。

古语有得陇望蜀。疯子又突发奇想,想认个爹,于是拉起乞丐疯跑起来。乞丐细胳膊细腿儿的,哪是疯子的对手?只有随同的份了。

光棍汉颇有资产,但就是不受女士青睐,四十大几了还是光棍一条。他老子直到咽气也没盼到女人进门。娶老婆,就成了光棍汉的飞天大梦。

听了疯子的疯言疯语,光棍汉刻意瞄了乞丐几眼,瘦瘦的、弱弱的很有女人样,心旌便摇动了。乞丐见有吃有住,哪有不允的道理!疯子欢呼雀跃,催逼着爹妈去登记。

管结婚的查遍卷宗,没有先例,坚决不允!

疯子瞪起疯眼,乞丐抡起了讨棍,光棍汉则躺倒在地耍光棍:要跟管事儿的老婆好。

管事儿的吓了个魂飞魄散,默念着上帝保佑,发证免灾。

光棍汉已经很满足了。虽说娶个老婆是男的,捡个儿子是疯子,但毕竟也算个概念性的家了。燕尔新婚,女人总得有个女人样子,光棍汉翻出跨了几个世纪的家底,把乞丐打扮的花红柳绿,美中不足的是胸部有点平,少了些女人味,疯子疯招迭出:塞两个干馒头进去;儿子未免有些牛高马大,这回是乞丐别出心裁:剪开了疯子的裤裆。

家是有了,日子一久有点不和谐了。最让光棍汉煎熬的是与乞丐的有名无实,加之日渐空旷的米缸,光棍汉是肉也痒心也痛;疯子也不满意:本想撒个娇吃吃奶奶,却啃了满嘴的干馒头!乞丐还算贤良淑德,也不过逆来顺受。

这个家还是散了。据说那天场面相当混乱,警察倾巢出动。

疯子继续骂他的街;

乞丐重操旧业;

光棍汉掩着门喊:“我要女的!”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