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江湖柔情】安马村《一》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宁明县入口一边,一座大桥横跨于江面之上。沿着江水一路往上几公里。则进入了安马村的区域范围之边。宽阔的江面连绵万里长,犹如一把巨剑斩断了小镇与村子之间的接壤,使两地之人隔江对望,相通往来间必须经过这宽阔的江面。长江之水澄清甘甜,自古以来不知哺育了两岸之上多少代人的生命。

老王,王元儿正坐再自家的门口场地上,一手捧着特码报纸,一手环搂着竹木制的长筒烟斗,一阵阵烟雾自他嘴口喷出,仿佛他那张嘴是正在烧饭的烟囱,烟聚烟散露出他那张老脸,额头上一条条深晰的皱纹,像褶皱的布块。枯黄的面脸犹如烤过的猪皮,隐约有油光现出。可以看的出来他这张老脸是经过太阳之火千锤百炼铸就成的。

妻子刘会自屋中步出见到,立即怒喝道:王老鬼,你又再看码报纸,你往这特码里输多少钱了?说着冲过去,一把夺过老王手中的码报纸撕作几半,尤为释气,往地上一掷以脚踩了踩。

老王惊慌失措,急忙弯下身子惋惜道:会啊,你这是干什么?我刚算出开什么就给你搞没了。

我呸,你能算的出来你还种一辈子甘蔗吗?刘会更是愤怒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犹如一颗飞弹自老王脸头飞过。

刘会何以这般气愤?原来这两老口生有一子,二十好几了仍未娶妻。这二十几的人看是未老,但以农村人的眼睛观来辨,已然是大龄剩男了,如若三十后还未娶,那光棍帽子当真可以戴上一辈了。老两口仅此一子,怎么能不心急。四处张罗下,去年村中有一姑娘愿意嫁老两口的儿子,但女方父母有两个条件。一是:两万块的彩礼钱不能少。二是:建一幢两层以上的楼屋结婚住。老王家当时没有这么多钱。所以女方家父母下了限期令,使老王家一年内给予答复。眼见限期将至,老王家钱是没有凑足,反而被老王把家中仅有的积蓄给赌输完了。刘会那气的只差没有上掉。

南方之冬,若来细雨,则下不止。少为几日,多为半月一月。一场细雨歇过,把安马村的大地滋润的臃肿而软滑。以脚踏过,立即现出一个深深凹印。老王挥舞着手中砍刀,一颗颗甘蔗自老王刀下断开,倾倒。湿漉漉的甘蔗叶水打在他脸上,溅在他衣上,使冰冷的天气更添凛冽。今天老王邀了村中亲戚朋友十几人来帮忙收砍甘蔗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