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畸恋四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此时的老童,已是无影无踪,因为他知道这事与他有关,这时如果他在场的话,那该多不体面呀!因此,不如溜之大吉。

“太不像话了!”政教主任出来了,连劝带批的才把她俩解开。

一场对骂,黄阿姨并未占到上风,十分的气恼。

“是谁把我布置监视的事告诉王婆娘的呢?”黄阿姨嘴里不停地嘀咕。

吃过晚饭,黄阿姨把昨晚派去的两个监视的学生叫到宿舍,训起话来:“昨天晚上叫你俩办的事怎么没向我报告?”

“我们没看到什么,就没跟你说。”那个小个的回答说。

“是没碰到什么,还是不愿意跟我说?我每天细心的照料你们,叫你们办哪一点事,你们还不说实话,你俩还有良心吗?今天你俩不把实情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黄阿姨恶狠狠地说。

停了一会,个子大点的说话了:“昨天晚上,我们藏在楼梯口,害怕极了。等了一会儿,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一个人,一把就抓住了咱俩的衣领,我们抬头一看,是童爷爷。童爷爷凶狠地问:‘别人都睡觉了,你们在这干什么?’‘我……我们……’‘你们不如实的交代,就送你俩到政教处。’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把你交给我俩的事全告诉了他。我们又怕你骂,所以没跟你讲……”

“真是没用的东西!滚下去!”黄阿姨恶狠狠地瞪了她俩一眼。

“事情虽然是这样,但吴阿姨作祟也不可排除……对,很有可能她也跟王婆娘说过些什么……”黄阿姨仍在心里掂量。

“一定要找个事儿教训教训她。”黄阿姨自言自语道。

第二天吃罢早饭,几个阿姨都在为孩子们洗衣服,黄阿姨骂骂骂咧咧开了:“那个卖B的女人,嫌弃自己的丈夫,想另求新欢,竟把自己的丈夫毒死……”黄阿姨骂声越来越大“害死了丈夫,就把在学校读书时的姘头弄来过睡,好过得舒服……”

起初吴阿姨还不以为然,可是细心一听,不对呀,这不是明明在骂自己吗!?

是的,我的前夫是去世了,但他是病故的呀?怎么说是我毒死的呢?吴阿姨心想。

那还是十多年前的事,吴阿姨的前夫得了重病,住院了,由镇医院转到县医院,来回住了几个月,医药费花去了好几万,最后落了个人财两空。

丈夫住院期间,正值农忙,吴阿姨既要操持农活,又要照看丈夫,几个月下,她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丈夫撒手西去,留下一双儿女,大的儿子当时十岁,女儿只七岁,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吴阿姨得精神全崩溃了。她心神疲惫、万念俱灰。想到丈夫生前对自己是那样的恩爱,吴阿姨曾经想到了死,到另一个世界去陪自己那深爱的丈夫。看看眼前的两个儿女,自己却不忍心。自己离去,孩子咋办?七十多岁的婆婆咋办。不,千万不能!不能老是这样的消沉!一定要振作起来,用自己的辛劳,把一对儿女养育成人,继续赵家的香火,以告慰丈夫的在天之灵!

春去秋来,又到了收割的季节,在亲友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稻子收了回来。可是,眼下的秋种怎么办?尤其是耕坂田。

吴阿姨茫然了!

他找婆婆商议,婆婆叫来她的叔子(吴阿姨丈夫的叔叔)和侄子。大伙聚在一起,一致决定为吴阿姨找个帮手。起初,吴阿姨死活不同意,在众人反复地开拓、劝说之下,吴阿姨才松了口,同意找个帮手。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在邻村给物色了一位。那位姓万,比吴阿姨小一岁,妻子病故,也是两个子女。虽然不是一个村,但连田处界,离得很近。两人见面,喜出望外,原来他都们认识,还曾是小学的同学呢!

关系确定下来后,两家便合为一家了。起初还过得可以,可是,时间一长,孩子们却经常的闹意见,大人们多次做工作,不仅没好转,反而越闹越僵,两个男孩有时甚至动拳脚。没办法,两人商量,还是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去。两边的地一起种,收入各归各。

春种,老万整地、挑秧,吴阿姨专门地插。吴阿姨每天三四点就起床,准备一天的饭食,安顿孩子,然后就下地插秧,日落西山,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晚饭后还要洗衣。

秋收,吴阿姨割、捆,老万挑,两家二十多亩地,全凭两双手,那辛苦,是可想而知的了。

老万虽是个男人,却有时像个孩子,累了、或者心情不太好时,总要使点性子,吴阿姨又要去给老万做工作……想到自己的前夫,吴阿姨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流了多少的泪。

转眼十年过去了,双方的儿女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了,在城里买了房子,有了各自幸福的小家。老万和吴阿姨也跟着进城了,可是,不能和子女们住在一起,因为,双方的媳妇都不同意,俩老只得住在出租屋里。

老万很聪明,进城后跟着别人搞装修,学得了装修技术,这几年装修的生意很好,老万每月都可挣上三四千元。看见父亲有了收入,挣挣得钱比自己还多,他的儿子儿媳动心思了——接老万到家里住。

老俩口虽然不是结发,俩人生活在一块,也没办啥结婚手续。但这些年来,两人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熬到今天可真不简单。想到这,老万还真有点舍不得。可儿子、媳妇五次三番的来纠缠,没办法,只得离吴阿姨而去。

吴阿姨退掉了出租屋,也回到了自己儿子身边,在附近找点事做,补贴一下自己。

老万继续在外做装修,不是吴阿姨有什么头疼脑热的,老万一般不过来,因为这儿没有自己的家!

据说吴阿姨家庭并不和睦,儿媳经常吵架,婆媳间也有些不合,日子过得也不怎么舒心。

黄阿姨的叫骂,深深地撮痛了吴阿姨的心。吴阿姨站起身来,走到黄阿姨的面前问道:“你刚才骂的是谁?”

“谁出来说话,骂得就是谁!”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