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故事新编】金风玉露一相逢(一)本故事纯属虚构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前言:

“呵呵,这个结局,你赋予它某些不该有的东西,却失去了它原有的凄美。”小樱如是说道。

王晓符沉默半晌,慢慢回道:“再凄美的故事,终究会有难以添补的空缺,我希望能在故事中,映射出生命与爱情的美丽,悲剧,还是越少越好的,小说的本意,不仅是折射生活,也是映衬幻想。如是我闻,爱本是恨的来处…”

王晓符如是想着,我写的东西,严格来说,并不合格,甚至相去甚远,不过我只想,以我之笔,写我所想。

如是我闻,爱本是恨的来处,胡汉不归路,一个输,一个哭,宁愿你恨的糊涂。中了爱的迷毒,一面满足,一面残酷。一出阳关三千里,从此萧郎是路人。

第一章:红叶

北雁南归,已是深秋。

小学旁边的十字路口,那棵梧桐树依旧独自屹立在道边,红红的落叶,向人们描述着冬天来临的脚步。

十字路口的拐角,有一家小超市,每当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时候,王晓符都会出入这个超市一次,这个习惯,很久了,久到成为了一种无法改变的毛病。

出来的时候,他会把刚刚买来的烟打开,缓缓抽出一支,点上。

拐角的对面,是一家小餐厅,卖一些快餐之类的食品,王晓符经常注意这家餐厅,但却从没去过。

这也是因为习惯了,习惯了注视着餐厅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就好像习惯了点烟一样。餐厅里传出了老板娘的喊声:“小樱。”王晓符今天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做小樱。

‘很好听的名字’王晓符如是想到。

王晓符辞职很久了,他也忘了多久,一直没有找工作,他在网上想要写一部小说,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方法,知道现在,才勉强挤出了四章的字数。现在他在考虑,考虑女主角的名字,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的,写上了小樱两个字。“小樱”王晓符愣了半晌,随即释然的自言自语道:“小樱,不错的名字。”

第二天,再次从超市步出,习惯性的点上烟,习惯性的朝那个餐望去,却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自己,正在忙碌着。旁边的理发店外的音响里放着音乐,那是周华健的“有没有那么一首歌”王晓符慢慢的走过去,小樱浑然不觉,离的近了,却听到,熟悉的歌声,从小樱的口中唱出:“有没有那么一首歌,能让你轻轻跟着和,牵动我们共同过去,记忆他不会沉默。”‘音色不错,乐感也相当准,完全没有跑调,高手啊。’王晓符如是想,正听得入迷,却见小樱一个转身,随即一声大喊:“啊!!!”王晓符也是吓了一跳,回过神,却听小樱开口道:“你,你要干嘛?”王晓符眨了眨眼睛,缓缓开口道:“听歌啊。”话刚说完,却见小樱的脸有些发红:“你,你,去死啊。”说着挥起拳头朝着王晓符便打,一拳过后,飞也似的跑回了屋子里。只剩下王晓符呆呆的站在拐角,蓦地,一声车鸣声,提醒了王晓符,闪身避过汽车,王晓符向家里走去,一边走,一遍揉着肩膀:“这么疼,她是不是学过散打?”

道边上的梧桐,依旧飘落着一片片的红叶,原本寂寥的深秋,在王晓符的眼里,却仿佛看到了一点别的什么东西,似乎是祝福,又似乎是一种期待。

第二日:

街口的今日,少了往常那多般喧哗,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雨落后的宁静。

雨并不大,但秋雨,特别是深秋的雨,总是让人身心皆凉的。在这样的环境里,更多的人选择独守空房,或是吆五千喝六,寻个心仪的去处热闹热闹。

王晓符显然也是如此,他选择的是独守空房,但好像天不随人愿意,偏偏有人要吆喝他出去热闹热闹。

李林早已和几个朋友在他家楼下侯着了。

“快看啊,宅男出家门了。”李林开口调笑到。对于这种调笑,王晓符却是早已免疫,回敬道:“小林,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从小就练梅花桩啊!”

几人听了不解的问:“这话什么意思?”王晓符解释了一句,几人随即大笑道:“你啊,越来越不正经了。”“正经?正经能为我换来一个月的全勤吗?”

几人一并笑着,闹着,向着小区外行去。

“今天的目的地是哪?”王晓符开口问道。

“向日葵小镇。”李林道。向日葵小镇,李林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很熟悉,因为,它就在那个小超市的对面,“为什么选那里?”“那里又没有狼,怎么不能选那里?”“但是那里有只母老虎……”

向日葵小镇,就是那个李林一直注意的快餐店,也是小樱所在的那个快餐店。

“服务员,点菜。”“来了。”

王晓符一直在低着头,所以小樱并没有看到他,因为他今天特意换了衣服。小樱记完了菜单,转身离去。

“王晓符,你怎么了?今天一直低着头,肚子疼?”李林有些纳闷的问道。

“不是,你们不知道,那个服务员跟我有仇,偏偏她还练了一手杀人不见血的功夫,我今天还想安全回家呢。”正说着,门口有敲门声,王晓符赶忙低下头,门打开,小樱端着一壶水走了进来。

“您的茶水,请慢用,小心烫。”小樱放下茶水,正要往外走,忽然被李林叫住了,小樱一脸茫然的问道:“您还有什么需要?”

李林看了看王晓符,开口道:“我这位朋友说你长得很漂亮,想跟你认识一下,能不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呢?”话刚说完,小樱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再看王晓符,从桌子下拎起来一个酒瓶子,站起身低着头向着李林走去。“别,别这样。”李林看这架势,赶忙阻止,剩下的一众人却是脸含着一种似乎很开心的表情,看着这一切。小樱却是愣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您好,是公安局吗?我这里是XX街向日葵小镇,你们快来吧,这里有人在……”王晓符一把抢过手机,接着说道:“没事没事,不好意思打扰您了,这个有人理解错了意思,没事了,您忙吧。”说罢挂了电话,一脸无奈的望着小樱,缓缓把电话递过去。

在座的八个人,愣了足有半分钟,随即,大笑。

小樱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因为王晓符:“原来是你!”王晓符一脸无辜的道:“这个,那个,这个。”

“去死吧。”说完,一个垫炮打在王晓符的肩膀,随即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愣了半晌,李林开口道:“原来你们真的有仇啊?”旁边一人接声道:“看来还不是一般的仇,这是个鸳鸯债啊。”

叹了口气,王晓符缓缓开口:“这个,一言难尽啊……。。”

雨后的安宁,就这样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饭局,搞的烟消云散了,不过倒是也好,今天王晓符喝了不少的酒,正好趁着酒意,完成小说的第五章,王晓符想好了,名字,就叫:曾经沧海难为水。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