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故事新编】金风玉露一相逢(二)本故事纯属虚构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想要的,为什么不自己去追寻,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还是你本就失去了勇气……

第二章:小楼一夜听花落

梦,似乎是很迷茫的……

王晓符的梦里,渐渐地浮现出一个身影,娇小,轻灵,似乎永远不知疲倦的跳动,忙忙碌碌。忽而,这个身影越来越远了,慢慢的,只剩星点,王晓符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已然被一阵金铁交击声惊醒。王晓符这才发现,自己竟坐在电脑桌前睡着了,酒后醒来,却难免有些头疼,看了看钟点,晚上八点钟。

“原来窗户还没关,怪不得这么冷。”起身,走到窗前,却发现,深秋的夜,飘着蒙蒙的细雨。

忽然诗性有些来了,慢慢的开口诵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但这分明是秋雨,却也连杏花的影子也是寻不到的。王晓符突然想起了小樱。“今天好像又得罪她了,但这好像不是我的错吧。”一声玻璃碎裂声打破了秋夜的寂静,紧接着是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王晓符在三楼,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这么冷的天气,会是谁呢?王晓符突然有种冲动,抓了把雨伞就向楼下冲去。

楼下,碎裂的酒瓶,一女子趴在地上,不住的颤抖,似是被秋雨的寒所侵蚀,又似为内心的伤所颤栗,手臂的鲜血潺潺流出,浑然不觉。

王晓符就这样打着伞,为她打着伞,丝丝凉风吹过,使得王晓符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四下本就没有人,这个小区很清静,特别是到了夜晚。

站了越有二十分钟,王晓符有些忍不住了,刚要搭话,却见那女子晃晃的站了起来,想要去搀扶,却见她忽的向前一扑,似是虚脱了要倒地,赶忙上前扶住,“喂!你没事吧?”“我,没。。。。。”刚说两个字,却又晕了过去。

王晓符无奈了,只得扛起她,上楼。

把她放到床上,王晓符坐在了电脑桌前,看着自己小说悲催的点击,越看就越想哭。

夜,十二点二十五。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蒙蒙细雨,却感觉身后有一丝响动。女子幽幽转醒,看了看四周,一脸的茫然,忽又伸手敲了敲头,却也是酒后的疼。

“你手边有热水,自己喝点吧。”“这是哪?”

“我家,你晕倒了。”

女子端起了旁边的杯子,水却早已凉了,王晓符轻轻走过来,接过水杯,倒掉,复又给她满上,那女子端着水杯,刚凑到嘴边,复又拿开,开口道:“我是不是占了你的位置?”“无所谓,反正今晚我注定会失眠。”“怎么了,难道你也失恋了?”“呵,为了爱情而哭,我不会。”

女子一脸的茫然,喝了口水,却是被呛到了,不住的咳嗽,过后,开口道:“难道爱情不值得流泪吗?”“并不是不值得,只是,就像孟子说的,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我没有选择鱼。”

女子听了,仍旧是一脸茫然:“我不懂,你说的。”

“你仔细的看过秋雨吗?”“没有。”

“那你也许不会懂,爱情,就像鲜花,美丽,又能使人心神愉悦,当你失去它的时候,你会感到难以割舍,会感到十分的失落。”女子想了想,慢慢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王晓符继续说道:“但不管你如何的难以割舍,秋雨终究会来,再美的花朵,也终将凋零,而理想不同,理想,就像太阳,而那些追求理想的人,就像向日葵一样,每天都向着太阳,只有夜晚才会停下,这时候,也许向日葵会感到难以度过,但是,明天的太阳终究会升起,太阳从不会那么残忍,从不会抛下向日葵不管,我所追求的,就是理想,也注定了是个向日葵一样的人生。”

那女子听罢,忽然一笑:“我就没有理想,我只想要爱情,为什么不能有不凋落的爱情?难道那么多的美好,终究与我无缘吗?”“呵呵,不凋落的爱情,有的,但前提是,你必须足够坚强。”那女子听过后,愣了愣,而后,沉默。

王晓符的声音复又响起:“想要的,为什么不自己去追寻,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还是你本就失去了勇气……”

女子忽然笑了,开口道:“你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吗?”

“呵呵,我?我是那种拣尽寒枝不肯栖的人,走到哪里,都注定一个人。”女子听了,想了半晌,忽的笑道:“呵呵,你在找借口,其实你也不够坚强,你也失去了勇气。”

王晓符凝视着女子,却发现女子的目光,丝毫不避让的凝视着自己,还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半晌,王晓符终于开口道:“你聪明,猜对了。”

“小楼一夜听花落,深巷明朝卖柳残。”“你背错了,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笑了笑,王晓符开口道:“我没背错,春雨的美好,和我丝毫不沾边,我还是喜欢听花落的声音。”

“那你自己听吧,我要勇敢的睡觉了。”“但是你占了我的位置。”“你不是注定失眠了吗?这里今天就归我了,你慢慢听你的花落吧。”王晓符无奈的转头望着她,许久,开口道:“晚安。”“晚安,谢谢你,大诗人。”女子说完,随即一笑,伸手扯过被子,睡去。

王晓符开口道:“不客气,同是天涯沦落人。”

这个雨夜很漫长,漫长到繁花落尽,王晓符的脑海里,又现出了那个娇小轻灵的身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还是我本就失去了勇气。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