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暗夜之瞳---------四.转校生是吸血鬼?!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在去往学生会的路上,名宫芙子头里还回荡着冬木嘉月的那句话:【芙子,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学会信任呢?我们……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么?】

信任……么?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学会去信任别人……

“会长!”一个银铃般的女声从背后响起,名宫芙子转头,只见一个砸着马尾辫的女孩抱着一个档案袋向她跑过来,她转身,对女生说:“有什么事吗?”女生把档案袋交给名宫芙子:“这是新生档案,校长让我拿给会长,他是一个外国人,校长把他安排在会长的班级里,说是要会长下完课带他去学校参观参观。”名宫芙子接过:“知道了,你回去吧。”

皇家学院,高二(A)班……

冬木嘉月看着门口:【马上就要打上课铃了,芙子怎么还不来?】“同学们,都回到座位上去。”老师从门外走了进来,“今天我们班有一位转校生来,夏洛克同学,请进。”老师的话音刚落,一个身高约187cm的男生从外面走了进来,男生拥有着金黄色的长发,令女人都嫉妒的肌肤,耳朵上的金色耳钉在阳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只见他用他修长的手指在黑板上写下:夏洛克·Z·洛西曼德,然后对教室里的所有同学微微一笑,用他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对他们说:“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夏洛克·Z·洛西曼德,大家可以叫我夏洛克,也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夏,以后我就是大家的同学了,希望这两年里能和大家好好相处,谢谢。”话说完了,他直接向冬木嘉月旁边空着的座位走去,坐了下来。

冬木嘉月看了夏洛克一眼,然后说:“夏洛克同学,对不起,这里已经有人了,请你起来。”夏洛克听了这话,打量起冬木嘉月来,及腰的黑色长发,冷冷的眼神带着‘生人莫近’的信息射向他,夏洛克正想向冬木嘉月问这个座位是谁的,便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

抬头,便看见名宫芙子站在门口,蓝色直发高高梳起,冷傲的气息犹如一个王者俯视着自己的臣民,冷眼扫到自己位置上的夏洛克,名宫芙子走了过去,俯视着坐在她位置上的夏洛克:“你是夏洛克·Z·洛西曼德吗?”夏洛克站了起来,微笑着答道:“我是,请问你是……”名宫芙子越过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皇家学院学生会会长名宫芙子,下课之后我带你去参观学校……”话还没说完,全班立刻沸腾起来:

“什么?会长带他去参观学校?凭什么?”同学A

“就是!我当初转来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同学B

“呜~为什么不是我?”同学C

“哟,芙子你终于开窍了,要给我们找个妹夫么?”松植雯璐

听了松植雯璐的话,名宫芙子怒瞪了一眼松植雯璐,加了一句话:“松植雯璐你给我闭上你那张欠抽的嘴,是校长说的,还有……”名宫芙子对在讲台上发呆的老师说,“老师,你还不准备上课吗?”被点名的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对站在名宫芙子身旁的夏洛克说:“那个,夏洛克同学,你就坐在名宫芙子同学的后面吧,我们上课了。”

整节课夏洛克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而是看着名宫芙子的背影发呆,名宫芙子就像不知道似的就让他这样看着,冬木嘉月看了一眼发呆的夏洛克,冷笑了一声,戏谑地问:“夏洛克同学,我们芙子的背影这么好看啊?”全班都听到了这句话,视线集中在名宫芙子和夏洛克之间,夏洛克把脸藏进书本里,而名宫芙子只是用略带警告的眼神的扫视了一周,所有人的立马转过头左正了,背后渐渐冒出了冷汗:【会长(芙子)的眼神,好可怕!】

夏洛克埋在书本里的脸已经红得可以滴血了,【这次丢脸丢大发了!】夏洛克心里想着,只不过是稍稍怀疑一下自己的魅力,没想到……哎,太丢脸了!

下课后……

名宫芙子站了起来,没有转头,而是直接走了出去,冬木嘉月瞥了一眼看着名宫芙子的背影发呆的夏洛克,问道:“你还不去吗?芙子她不喜欢等别人。”被冬木嘉月这句话惊醒了,夏洛克立马跟了上去。

“那个,上课的时候……”夏洛克想要和名宫芙子解释一下上课时的那件乌龙事件,名宫芙子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那件事我忘了,不用解释。”

“这里是医务室,如果受伤了就到这里来,里面的护士阿姨会帮你包扎好伤口……这里是教学楼,老师办公室、音乐室、美术室、体育设施室、电脑室都在这里……这里是学生会,学生会会议室在最高层,下面是学生会会长室,再下面就是学生会会员创建的社团……”名宫芙子带夏洛克在皇家学院逛了一圈,周围的同学们都小声地议论着名宫芙子和夏洛克:

“哇!那不是会长吗?旁边那个帅哥是谁啊?第一次见呢!”

“不会是会长的男朋友吧?”

“真的假的?!但是会长和那个男生看起来真的好般配哦!”

“OhNO!芙子,你是我的女人!为什么?”

“你的女人?会长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

“……”

“喂,现在是上课时间吧?你们又逃课?”名宫芙子无视那些流言蜚语,朝一群男生走去,对他们的领头人说,“快给我回去上课!”领头的男生看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名宫芙子,‘哼’了一声,俯下身对名宫芙子说:“会长,我就是不想回去上课,你又能拿我怎么办呢?”名宫芙子并没有因为他的轻视而发怒,而是冷笑一声:“我能那你怎么样是吧?”说完,名宫芙子抬脚向他的肚子踹了一脚,然后从他的身后踹了一脚,让他在正在上体育课的老师、同学、还有他的跟班面前摔了一个‘狗吃S’,操场上立刻爆发出大笑。

“哼!没用!”名宫芙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厌恶的踢了踢地上的人,“脏死了!”夏洛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名宫芙子的这一系列动作,女人,尤其是人类中的女人,果然一个个都是这么……暴力……

放学后……

“芙子,怎么样?有没有和夏洛克同学擦出爱的火花啊?”松植雯璐一脸八卦地对一脸冷漠的名宫芙子说,名宫芙子就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走他的路。

河村残雪疑惑地拍了一下名宫芙子的肩膀:“芙子,你怎么了?”名宫芙子转头说:“没什么,就是感觉那个夏洛克·Z·洛西曼德身上有股很熟悉的气味……以前好像闻到过……”松植雯璐的手搭上名宫芙子的肩膀:“哇,芙子,是到底是属蛇的还是属狗的啊?还以前好像闻到过!”名宫芙子叹了一口气,转身把右手搭上松植雯璐的肩膀上:“雯璐……小心!”说完,两人即刻飞了起来,几把箭便插在了她们刚刚所站的地方,名宫芙子看着巷口冷笑,眼中现出少许杀气,淡淡地说:“你终于忍不住了要出手了啊?朱雀!”名宫芙子放下松植雯璐,双手叠放于胸前:“死神镰刀啊!听从你的主人‘夜枭’的召唤!与你定下终身契约的‘夜枭’命令你,出来吧!死神镰刀!”名宫芙子胸口的挂饰亮了起来,随即,名宫芙子的手上出现了一把镰刀,名宫芙子的周围出现了与黑夜一样的黑气,名宫芙子的脸上依然残留着那抹冷笑,对着巷口说:“朱雀,我不想现在就让你死,要不然这场游戏就不好玩了!”名宫芙子的脸上的冷笑瞬间消失不见:“滚!”虽然只是一句话,但却带着十足的威胁,巷口闪过一抹黑影:

“名宫芙子,这一次,你给我记住了,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一定会!”

抛下这句话,朱雀随即消失不见,名宫芙子冷哼一声:“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死神镰刀立马缩小,变回了名宫芙子胸口的挂饰。

突然,名宫芙子抬头,看向学校,淡淡地说道:“他身上的那股味道……是吸血鬼的!”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