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稻香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夜里,明月当空。除了偶尔几声狗的吠叫,除了微风阵阵地、轻轻地吹过,乡区的月夜就是这么一般的平静。坐在熟悉不过的藤椅上,凝望着千里苍穹。天空,就像一片大冰幕,缀着很密的星星。星星,闪着清凉的光,忽明忽暗。星光透过老树的枝叶,在地上映出稀疏的斑点。夜风轻吹,把田里的秧苗吹得都弯下腰来。我喜欢月夜,喜欢它的静谧、含蓄及神秘,或让人回忆过去,洗涤日间的烦恼,或让人遥望未来,或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

这一夜,我回到了牛家庄——一个我自小生活的地方。这里头,充满了我与我家人的回忆,也充满了我与家人之间的爱。面前的田亩,更是在我生命里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甚至影响了我对周围事物的观念与看法。要不是这一片田亩,就不会成就了今天的我。一阵清风吹过,带着柔柔稻田中的独特香气。平静的心湖,在这撩人愁思的夜里泛起涟漪,不停的悄悄荡漾着、扩散着。记忆的匣子,伴着冰冷的心再次被开启。。。。。。

“阿峰呀!小心点,别又跌进烂泥巴里!”“嗯!知道了妈!走吧朋友们!去玩咯!”那时候的我,天天在村庄里与一般村童闹着玩,或到河边嬉戏,或到花丛边捉蝴蝶,过着与其它小孩非一般的童年。“瞧!又是一身脏兮兮的!”妈妈一手捉着刚从小溪边回家的我,无奈地唠叨着。“呵呵!下次不敢了啦!”那时的我,只管站在那儿傻笑。回想起来,童年的确值得令人回味。往日的欢乐时光,只能成为日后的追忆。

当年的我,仅五、六岁。这小村庄里,哪有什么幼儿班啊!我家也仅是小康之家,谈不上什么大富大贵的,没能力送我到村外念书。爸爸是名农夫,天天辛勤地在我家门口前的一片小亩地耕田。那小亩地可是我们一家的经济支柱,虽然不是赚得很多,但也足以让我们一家过省吃俭用的生活。记忆中,我和妈妈的感情会比和爸爸来得亲密,原因在于爸爸总扮演着严父的角色,脸上甚少露出笑容。而我妈则是慈母,与她永远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如此黑脸白脸的组合让我和我爸之间有了距离感,甚至还怕与他谈话,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来一顿“修理”。碍于对他的刻板印象,我和他终究无法像与妈妈相处版畅所欲言,导致爸爸些许觉得自己被冷落,甚至是被排挤。有时候闷起来,他就一个人坐在稻田前的藤椅上赏月。因此,小时候的我与爸爸的关系总不怎么好。然而这一切在不久后,便发生了巨变。。。。。。

妈妈身子一向不太好,加上长期在田里工作,导致劳碌过度,却没时间好好地照顾自己,而熬出病来。那年,妈妈被证实患上肝癌,是末期。当年的我,应该只是个小二生。这消息对我们一家简直是晴天霹雳。临走之前,妈妈吩咐爸爸好好照顾我,也要我多与爸沟通。三个月后,妈妈终究抵不住病魔的纠缠,走了。。。。。。从此,乐也融融的天伦图也就此缺了角。妈妈出殡后的那一夜,我躺在床上,咬着嘴唇,心里痛苦地问道:现今医学这么发达,为何仍不能治好妈妈的病?当时的我,只懂得呆在那,痛苦地抽泣。一连串的泪水,顺着我痛苦的脸颊,无声地流下。

这时,爸爸走了进来,紧紧地抱着我说:“海峰,不要怕!以后还有爸爸陪在你身旁,知道吗?”气氛就这么冷冷地被冻结了。那一夜,突然发觉,爸真的老了。爸始终没哭。那一句话,直到今天,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爸!我们都要坚强!不要让妈为我们操心,好吗?”爸没说什么。感觉到的,只是搂着我的那双手臂更加紧实了。。。。。。

那一段期间,让我学会了珍惜亲情。

xxxxxxxxxxxxxxxxxxxxx

妈妈的离去,让我仿佛一夜间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白雪公主变成灰姑娘,也让我成长了许多。我与老爸的感情也增进了不少。从那时起,老爸是我对他的昵称,听上去怪亲切的。他每天下田工作回家,仍得洗衣、烧饭,但他从没抱怨。我想帮他,但是全都被他拒绝了。“人可以白手起家,但绝对不可以手无寸铁!”他常劝我,要我努力念书,考取好成绩,至少让未来有了保障,不必步他的后尘,当上一名脏兮兮的农夫。“当农夫不好吗?没有了农夫其它人哪有饭吃啊!”“在某些人眼里可不是那么瞧的。。。”爸,应该受了不少委屈吧?

其实直到今天,我依然为我这一位农夫爸爸感到光荣、骄傲。

一晚,如往常般,吃了晚饭后,老爸就会到屋外的藤椅赏月。从门口望去,父亲的背影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佝偻。我提了张凳子,缓缓地走到他身边,说:“爸!我陪你吧!”老爸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动了一跳。从他微微上扬的嘴角,看得出他非常地开心。

那时起,饭后赏月已变成了习惯,在那张有点陈旧的藤椅边,也冒出了一张小凳子。今后,藤椅不再孤单了。

“爸,我先把话说在前头哦!我。。。我是很脆弱的,你千万不要像妈妈那样离开我哦!”老爸望着天上的明月,不发一言。“爸!怎么不出声啊!算了,打勾勾!”我拉着他的尾指,勉强地打了个勾。

好多年了,爸依然没反悔。

xxxxxxxxxxxxxxxxxxxxx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十个年头一晃就过去了。那年,我领了大马教育文凭后,执意要到邻国新加坡去念大专课程,专修工程系。老爸却意外地反对,并发生了争执。期间,我们冷战了许久。我真的不明白,老爸为何不让我继续升学呢?然而,固执的我坚持依照原定计划,收拾包袱到彼岸去,不顾一再反对的老爸。在这四年里,我偶尔回乡探望老爸,老爸的气似乎还没消,而我俩之间的关系也不再要好。其实,我内心早已想为自己当初的一走了之道歉,却始终拉不下脸。

那一年,也就是我修读工程系的最后一年,大家都在为年底的那一场大考努力地拼着。毕竟,若是在这项测验中成绩考得不理想,那我们可要留级了。“考好些!考完了爸带你去伦敦度假!”“这是妈给你买的鸡精。记得喝完它哦!”同学们的父母都在为他们加油打气,给予充分的鼓励。

我对我爸,始终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

xxxxxxxxxxxxxxxxxxxxx

考期越来越接近,我仍然没收到老爸给我送的祝福或鼓励。然而就在临考前的一星期,某人按了我住家门铃。打开门一看,是老爸!“爸听说你就要大考了,炖了锅鸡汤。拿去喝吧!”天呀!老爸竟然炖了鸡汤给我,然后再搭了四小时的车程赶来。他之后匆匆地吃了碗快熟面便离开了。他说是怕影响我念书。亲情,往往不需多少花言巧语来保温,更不需要昂贵的奢侈品来为它点缀。一点儿小动作,便足以让我们热泪盈眶。

显然的,那汤没有妈妈炖的来得好喝,但我却始终舍不得将它喝光。。。。。。

那一年大考,我如愿过关了。

一直以来,老爸总不会忽略我最实际的需要。比起那些所谓的模范爸爸,我不知他们又能在对与他们孩子的爱上添加什么成份。

或许,老爸是最贴心的。又或许,老爸付出的爱,总是最多。

xxxxxxxxxxxxxxxxxxxxx

那年,我毕了业,当上一名真正的工程师。不久后,我踩在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小径上,回到了牛家庄。这一切竟然都变得如此地陌生。我与老爸之间仍隔着一堵墙,无法亲近。

“爸!吃饭了!”我朝着远方坐在藤椅上的老爸喊道。爸不语。我趋前,惊觉藤椅旁的凳子依然在那。。。。。。我与老爸并肩坐着。夕阳斜射在稻田上,稻田瞬间成了金黄色。远处仍可隐隐约约地听见村童的嬉戏声。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帮老爸插秧的日子。“瞧!鸟爸爸从来不阻止鸟孩子学飞!”老爸指着归巢的倦鸟说道。我一时回不过意。“天下哪有鸟爸爸不想看到鸟孩子学飞,只是它们都深怕寂寞,舍不得孩子离开。。。。。。”我完全明白了!多年来坚强的老爸,竟然也有脆弱的一面。“说穿了,鸟爸爸只不过是解不开心里自私的结。毕竟,鸟孩子长大了,会飞了,可能一飞冲天,不回来了!”“不会的!鸟孩子会像这片稻田一样,守护在鸟爸爸身边的!”话毕,我的鼻子一酸,视线开始模糊。“卖了!不属于我的了!”我一征!原来爸爸当年为了帮我递学费,把田亩卖了!

“不会的!将来。。。。。。将来鸟孩子一定会将它买回来!它是爸爸的!永远都是!”“傻孩子!”“鸟孩子长大了,一定可以照顾鸟爸爸的!一定可以的!”爸不语了。我的视线开始越来越模糊,爸爸背着我在田里工作的情景也越来越清晰。。。。。。

在夕阳的照射下,爸爸眼中的泪水也显得闪闪发亮。四年后的今天,泪水冲破了我们之间的隔膜。妈妈的离去,老爸没哭;如今,他却哭了。我不敢想像老爸一个人吃饭的情景,我更不敢想像老爸孤伶伶一人坐在藤椅赏月时,别过头去,望着那张空凳子,才惊觉他的孩子早已不再他身边。而他,从不计较这名孩子的不懂事,只求孩子快乐地生活。他,甚至选择卖了他辛苦耕耘了大半辈子的田亩,为的就是让这名孩子递学费去。老爸付出了这么多,而我给他的却只能是。。。。。。

望着那不再属于老爸的稻田,闻着那淡淡的稻香,那毫无条件的父爱充塞着我的心怀,越来越强烈。泪水顺着脸颊,滑入了嘴角。尝了尝。。。

那泪是甜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

过了良久,我在吉隆坡找到了份好工作,还成了家,过着安定的生活。我想把老爸接过来跟我一块住,他却不肯。“这里有我的老朋友,空闲时还可以找他们聊聊天、叙叙旧嘛!不必麻烦你们了!”其实,我看得出来,老爸舍不得的是那一片田亩。

有一回,我拨了通电话给他。在电话里头,我曾问老爸是否想把田亩买回来,他却是这么地一答:“不必了!老了!买回也是搁着,别让它荒着啊!”自从他把田亩卖了以后,一直都靠卖糕点来谋生。劝他不要工作了,辛苦得很,况且我每个月寄给他的生活费也应该足够了。老爸却只苦笑说他天生劳碌命,歇不着,会闷出病来。

多年以后,我才发现,我每个月给他寄的钱,他一分一毫也没花。

xxxxxxxxxxxxxxxxxxxxx

老爸从来不计较他对孩子付出的多少,他也从不肯花上孩子辛苦赚来的汗水钱,他更不会忘了在菜市里与卖菜婶讨价还价,为的就是让孩子能好过些。这一切,我都懂、我都晓、我都知。是老爸,从他那里,我看到了世间的温暖。从他慈爱的笑容里,我感受到了人性的光辉;他长得不是很英俊,但是他的心很美。他不是富人,但是他是富有的穷人。

这些年来,老爸察觉到了我心中的愧疚,频频劝我不要太自责。“卖了田亩是老爸的决定,与你无关。”但是,就连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我怎能得到您的原谅呢?是我的错吗?不是!那是老爸的错?更不是!还是老天爷的错?都不是!那是。。。。。。够了!这么多年的心灵折磨,是我应得的惩罚。就让时间冲淡这一切吧!

如果让我再一次选择,我一定选择让时光倒流;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选择离开老爸。但是,我有得再选择吗?

上一回,我又与老爸通电话了。我和老爸都是最平凡的家人,都会被一瞬间的甜蜜感动。往往,不是每一次的感动都能被心灵感应察觉,唯有能靠词语来表达。挂上电话之际,我匆匆地补上一句。。。。。。

“爸!我爱你。。。。。。”

xxxxxxxxxxxxxxxxxxxxx

不知远方哪家屋子传来的一阵欢笑声,打断了我的愁绪。我依然坐在田亩前,唯一不同的是,今日的我是坐在藤椅上了。老爸呢?不在了吗?不是!他还在我心中。只是大概他闷着了,上天堂与妈妈相聚去了。

又是一阵阵令人熟悉的气味。好多人问我,田亩哪有什么香味啊!还不都是脏兮兮的泥巴味。是的!对一般人来说,那不是什么香味。然而,对我而言,里头藏着的都是一名爸爸为了养活孩子辛勤工作的汗水味,还有这名孩子与爸爸的欢笑与回忆,更少不了一股清醒而绵密的父爱。

而这股味道,我称它为稻香。。。。。。

这名父亲就是我爸爸,一个孩子成材不邀功,孩子出事扛责任的好爸爸。至今,我依然顺老爸的意愿,没将田亩买回来。毕竟,我晓得,一名父亲对孩子的爱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爸爸!以前你住这吗?”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名四岁大的小女孩。她那两颗如铜铃般大的眼睛,流露出了一名小朋友的天真与充满了对这世界的好奇。她是我女儿。“对啊嘉筠!以前爷爷就是靠这片田亩把爸爸养大的啊!”“哦!爸爸,长大以后,我也会好好照顾你的!”这话听上去真叫人熟悉,却是那么地令人心酸。曾几何时,我也许下了同样的承诺。。。。。。

“其实爸,当年为什么你舍得卖了田亩?”爸总是板着脸。“等你当上爸爸,也许你会为你的孩子付出更多。”望着他,心中暖暖的。

内心告诉我,他是最棒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

“爸!别总坐在这嘛!陪我下田玩!” 嘉筠的确像足儿时的我。

“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女儿口里突然哼着这首歌曲。或许对她而言,《稻香》,只是一首再也简单不过的曲子,然而对我而言,《稻香》却有着最深重的领悟。。。。。。

来生,我还想当你的儿子多一遍,好吗?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