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故事新编】恋曲19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短篇小说

05

曾志勇喜欢留短发,个性豪爽,整个假小子的模样,在班上以‘仗义执言、好抱打不平’著称。她还有个绝活,就是见人三分熟,无论男女老少,再陌生的人她都能聊得热火朝天且兴趣盎然。她妈妈教初三年级的政治,以泼辣闻名于校。学生们一提初三年级的政治徐老师,就会模仿她的口气说:“同学们一定要好好念书,要不长大了怎么找个好对象?”

徐老师的父亲也就是曾志勇的外公是个老革命,红军时期担任过中央某领导的警卫员,是星光农场的第一任场长,行政十三级,属国家高级干部。

头顶着这么大的一个光环,履历里躺着这么大的一笔政治遗产,徐老师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毕竟她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她经常不分场合在课堂上对着学生说“要是我父亲还在将如何如何”之类的话,以发泄对现状的不满。

杨浩是班里的秀才,浑身布满了读书细胞。他矮矮胖胖,长着一副娃娃脸,成天拖着一双好似不合脚的布鞋,走路一踏一踏的。杨浩还有个特点,贪睡。有这么一个关于他好睡的故事:说某星期天下午杨浩的父亲回家没带锁匙进不了门,发现杨浩睡在客厅的竹床上,喊名字拍大门搞了半天都没见动静,却招来了一伙看热闹的人。隔壁的唐老师善意提醒说:“杨老师,会不会小孩出了什么意外呀!”

杨浩的父亲慌了,搓着手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才理清思路找了一根晒衣服的竹竿,从门旁的窗户里伸进去捅杨浩的屁股。这一招还真管用,只捅了两三下杨浩就爬了起来。没想到的是杨浩揉着眼睛下了床后懵懵地转几圈后又睡了回去。故事本不应该到此结束,可能是之后的剧情发展过于平淡连讲叙者都懒得费口舌也就没有下文了。

杨浩不但在家里睡,在教室里也睡。这家伙坐在第二组的第一排,上课时经常趴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呼呼大睡,且口水长流,可考起试来班上前三名好像是为他预订的。有次上政治课,政治老师忍无可忍后牺牲了多支粉笔才掷醒酣睡的他,然后无可奈何地说:“我知道你很会读书,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哪怕是坐着睡都好啊!”

杨浩的父亲是学校教务处主任,兼教高三年级的数学,人很勤劳,但爱贪小便宜,口碑不好。那时几乎老师家家都有自留地,他一有空闲就往自家菜地里挑水担粪,在经过人家的菜地时爱好顺手牵羊地摘几颗菜带回家。若逢下大雨,学生们根本不用愁拖课,只要下课铃声一响,宣布下课跑的最快的就属他,他急着回家抄渔网去校门口的水库沟涌里捞鱼。

为了这些事同学们没少笑话他。有一次学校规定期末考试前一个月高中年级的学生要回课室上晚自习,时间是晚上七点到九点。曾志勇对这条规定十分不满,她拦住杨浩问:“是不是你爸出的主意要我们回来上晚自习的?”

“关我爸什么事?”杨浩莫名其妙。

“你爸怕你晚上在家学习费电,为省电就出这个损招,对不对?”

杨浩被说的脸通红,再也无心恋战,一转身走了。

陈凯也是教师子女,小小个子,外号‘细胞’,自从上幼儿园开始就坐第一排一直坐到现在。陈凯与杨浩同桌,两家也是隔壁邻居。陈凯的父亲是高三年级的语文教师,高大俊朗,很像日本的著名影星高仓健。对于班上这个小不点,常有同学拿个子开玩笑,陈凯的应对方式就是态度特别诚恳:他会紧紧拉住开玩笑同学的袖子,情绪激动不厌其烦地解释说:“你不知道呀,我爸说他像我这个年龄时的个子比我还矮呢?”言下之意是,你们看我爸高吧,我不是矮,我还没到长高的季节呢!

陈凯也非常喜欢踢足球,是刘祥的超级粉丝。据他自述的革命史记载,还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自己就成了个名副其实的足球铁杆,被足球场这块巨大的磁场吸引着,终日披星戴月,风雨无阻。如果硬是要找哪一天他不踢足球的原因,那准是病了。令陈凯心痛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同龄伙伴们的身材都唰唰地往上拔,自己却还是一个含苞未放的花骨朵。现如今,由于众所周知的先天条件不足和参与者过多等诸多原因,沦落到连最低级别的班组足球对抗赛都没有他的份,他只能搂个足球自娱自乐或充当场上第十二人(观众),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足球的热情。

事情没有绝对。有次上体育课分组踢足球,刘祥组的人都争当前锋一门心思地想进球,没人愿去做守门员,争执的结果是一些人罢赛。这下可好,闹起了人荒。没办法,刘祥就把陈凯叫去守门,这是陈凯第一次首发出场参加班组足球比赛,一节课下来,兢兢业业且全身心投入守门的他还是让对方一吊一个准,被射进了七个球。刘祥看着自己的球队大败,叹口气摇摇头说:“都是自然灾害惹的祸呀!”

陈凯还喜欢为中国足球瞎操心,他总是琢磨着国足世界杯外围赛的积分和形势,分析可能出线的种种条件和理由。令他沮丧的是,几年来,所有关于失败的假设回回兑现,而关于成功突围的预测却次次落空。为此,他决定另辟蹊跷,打破常规,找到一个常年在校门口摆摊算卦的算命人为国足的出线算上一命:“老神仙,你给我算算这次世界杯外围赛中国队能不能出现吧。”说完还郑重其事地在卦摊上放了两元钱。老神仙愣了愣,显然没弄明白啥回事,但毕竟他吃过的盐比陈凯吃过的饭还多。老神仙扶了扶老花镜,把钱缓缓推还给陈凯,慢条斯理地说:“这个吗,天机不可泄漏!”一句话把他给打发了。不久这件事在学校足球圈内传开了,笑倒了一片人。他曾悻悻地对刘祥说:“看国足比赛,在伤口上撒把盐,没事,在心窝里捅一刀,能忍,怕就怕到我的儿子还在跟我一起喊‘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那就完蛋了。”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