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短篇小说】人约黄昏后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短篇小说

1

每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坐落在南望山下的ZD大学便显得格外热闹,这是一天中最为轻松的时刻。学生们已吃过晚饭,大多数人并不是匆匆赶往教室。他们要么坐下来聊天,要么下下象棋,要么在户外运动……

时令已是夏日,夜幕渐渐落下,紧张了一天的人们已经在准备自己的夜生活。学校虽然白天晚上没有两样,但墙外却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跟别的学校格局有所不同:ZD大学被一条公路分为两半。近几年来,公路两边建起了不少房子,有的做了餐厅,有的成了游艺厅、录像厅……这样的摊点不下二十家。所有这些都打破了昔日的宁静,使通往南望山的LM路也竟然成了一条繁华的街巷。

高年级的学生,学校已经不安排他们自习,但还是有不少学生坚守在教室苦读,虽为艰辛,不亦乐乎!静不下心来的学生则早早走出教室,享受现代文明的繁华。西门旁,一家卡拉OK厅内。灯光有些黯淡,顾客也不算多,老板娘三十出头,漫不经心,大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味道。近一段时间来,她这里却有一位常客,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孩。男孩每晚是必到的,不过他不唱歌,只是喝杯可乐,坐下来一呆就是一个晚上。尽管光线不足,仍可看到他面容憔悴,神色黯淡,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特征可言。他不唱歌,却是这里的常客。

直到有一天,在一位女孩几首旧歌之后,老板娘看见他满脸泪水。唱歌的女孩也看见了泪流满面的男孩。男孩抬起头的瞬间,他们的目光相遇了。姑娘心里一怔:她见过他,只是那个时候似乎已经遥远,但她还记得他的微笑……

“柳雪杨……”姑娘缓缓地向男孩走来。出于礼貌,男孩也欠起身来:“你认识我?坐,请坐。”

“我是你的会员,当然认识你。”女孩很大方,语气并不挑剔。

“也是的,笔会的人来来去去。我也早已退出笔会,更不是笔会的主席了。”名叫柳雪杨的男孩满脸歉疚。他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女孩:她穿着朴素,但身段匀称,长相一般,但很吸引人,尤其她的微笑,纯真而活泼。“其实,在笔会会员的心里,你永远是大家的主席,听说你快要毕业了,大家都担心笔会的未来。”

“你的歌唱得很好。”柳雪杨故意岔开话题。

“也许只有你会这么讲。”

“不,真的是我的感觉。我不会拍马,你大概经常唱。”

“喜欢唱,但唱不好。你的文章写得好,却是大家公认的。我们宿舍好多女孩都喜欢看你的小说。

“我的小说?有意思!”柳雪杨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笑容。

“真的,不过大家对你都有意见。”

“对我有意见,我哪里出问题了?”

“那么好的女孩,你都一个个把她们送进坟墓。”

“哈哈哈……你大概刚上大一吧,这么天真,你也相信我瞎编的故事。”

“人家已经大二了,你小瞧人!我问你,你写小说就是瞎编吗?”

瞎编吗?他问自己。他开始严肃起来。他告诉她,他不是在瞎编,尽管他写得不是太好,但他必须尊重创作原则,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其实他也不希望那么好的女孩去送死,可这一切又不可改变……

“其实没什么,你也不要介意。说句正经话吧,毕业以后何去何从?”

“听天由命,回去支援家乡建设。”

“我看你远没有先前那样潇洒,是不是不想离校?”

“说不清楚,一种复杂的感觉,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

看来,他们谈的很投机,不知不觉已到了熄灯时间。

“回去吧,明天还要上课。”

“我再呆一会,明天不上课,我们毕业生不像你们卡得严。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刘小雨,住在Ⅱ-302,希望经常联系。”

其实,柳雪杨已经坐不住了。他想起: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这种消磨应该结束。校园已经熄灯,星星和月亮照耀着大地,夜色如水一般宁静、温馨,今晚如此晴朗!武汉也有星光灿烂的时候,他在想……

2

与小雨相约,是在毕业留言的时候。写留言的时候,他想起了小雨。小雨,富有诗意的名字,他记住了。他暗幸他们的相识。

与小雨的相约拜别,一切缘于小雨的留言。

“进入浪淘石时,你第一个向我微笑,是他乡遇故知吗?我问自己,喜欢唱歌、写作,却从没唱好、写好,或许我应该边写边唱。但你呢,在前进的路上,会不会唱着歌走向理想的彼岸?会的,一定会的。

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长,夕烟天外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梦多。”

字迹不算漂亮,但内容足以使他动情。雪杨体味着每个字的含义。他也很难说,此地一别,何时再来。他决定找她谈谈,她不会拒绝的。他要走了,以后相见的机会也许有,但不会太多。他相信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生信条。相识是种缘,相逢是首歌,但总有结束的时候。上帝已经暗示了这一切,他也就不该有什么企盼。

他本来想请她看场电影,却被她回绝了。她选择了散步、聊天。谈人生、谈文学,从学校谈到故乡。从她的万里草原,谈到他的黄土高坡。从彼此会意的眼神中,他们知道对方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珍惜缘份、注重友情、不拘小节,这是他们的共同点。他们偶然间发现了这一切,而这一切又使他们的心在靠近。他们知道,仅此而已。

她说,要是他还能呆在ZD大学,他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他说,他们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

她祝愿他在以后的工作岗位上仍像在浪淘石一样,撑起一方晴空。

他决定向她讲述他自己的一个故事。

他与湘子在湘子的打印室相识。在那里他们相逢、相识、相爱。他抛弃了传统的偏见,做出了一个勇敢的选择。选择湘子,一个没有城镇户口,没有固定职业的农家妹子。既然选择了湘子,他将注定一生与湘子相守。他相信,他们可以用双手创造幸福,他们的双手会缩短他们的差距,他们的双手可以改变一切。

他们走过了相亲相爱的花季,可是天空不会永远是晴朗的。一个多雨的日子,湘子匆匆上路了……她参加了村里的抗洪,却被洪水淹没……

湘子走了,她的梦也破灭了,生活一片空白。他幻想着有一天湘子会重新出现在他眼前,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给他一个醉人的微笑,在寂寞的周末牵着他的手漫步校园……但这一切终成为永久的过去。

她终于知道,他为何会失去昔日的风采,他为何会听了她的歌满脸泪痕。她陪他流泪,她安慰他,她送他回寝室,她尽自己所能去唤回他对生活的信心。她希望他今后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

3

送别柳雪杨,在那个下着蒙蒙细雨的周末。

晚餐,在一个学生餐厅,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语言,一次一次地碰杯,一杯一声祝福。从此天各一方,但彼此的祝福在。为了明天的辉煌,他们将不懈地努力。

在小雨那首《大约在冬季》之后,望着送行的人们缓缓地向车站走去,他仿佛已经想到:不远的冬季,他站在北国的雪地上遥望南方,而此刻的小雨一定等着他,等着他的归来。这是小雨为他唱的第一首歌,也是最后一首,他将铭记在心。

他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也许一年,也许两年,十年、二十年……

他们会相见吗?会的,一定会的。今天在这里为毕业干杯,挥挥手说再见,明天,他们将会在灿烂的阳光下重逢,他们会再次举起杯来为无悔于所走过的路而干杯!

刘宝焱1998年3月于太原

2014年5月整理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