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散文随笔】生活在城市最底层的人 巴西最底层妓女的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杂文随笔

已经是九月份了,可是,江城的天气,一旦下起雨,就不会轻易停。这样的天气,让我感觉烦躁不安,心情跟着天气一样,绵绵细雨不断,心中油然而生一丝丝忧郁。

今天,天气很晴朗,最近我的情绪有点压抑,侄女说,我推你出去散散心。在过马路时,看见几个身穿迷彩服,卷着袖子,卷着裤腿,穿着凉鞋,带着头盔骑摩托车的人,看上去是做体力活的。我坐在马路对面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高楼。脑子闪现出,一个词汇,农民工,也是我们这座城市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2010年网上有一个视频很火,一对农民工兄弟翻唱了,汪峰的春天里,据他们自诉,白天在工地干活,晚上在宿舍里,喝着酒拿着一把破木吉他,唱着歌,思念着千里之外的亲人们。

他们说,春天里,这首歌,唱出了,在外打工的游子们的心声。2011年他们登上了,春晚的舞台。这让很多的观众认识了他们,也让很多的人,从新认识了,农民工,在这个城市中扮演这个角色,农民工,这个角色,在发展中的城市中起到重要性。

看到他们,让我想起一个,一个我认识很久的一个朋友。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他,他姓陈,他也是农民工其中的一员。按他的话说,就是生活在城市最底层的人。他常说,他每天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他说,他的工作性质是,天天在太阳底下工作,天天跟钢筋水泥打交道,他的衣服裤子一年四季,都是清一色,短袖、短裤。他说,身体是黑白分明的,这是因为露在外面的腿和手臂是长年累月在太阳底下工作的原因。

可能在有些人眼里,他的工作性质有点低贱,可是,当狂风暴雨,来临时我们却安心的呆在家里,这一切都是建筑工人,一砖一瓦,一锤一丁的盖起来的。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如果有丝毫的差池,关系到,性命之忧。聊的时间久了,我对他的性格也了解了一些,他和我一样都是七0后,个子不算太高,中等个,长相一般,但、他身上有一种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是由内而外的亲和力,很难抗拒。

虽然,他有时候,说话有点不好听,但、仔细想想,有一定道理。 这可能是,他小小年纪就自己出去打工,赚钱养活自己,早早的在社会这个大学历练,使得他,更能体会到社会的残酷与艰辛。他说,有的玩时玩个痛快,有的吃就吃,他说,钱是自己辛苦赚来的。

我满欣赏的,他这种性格,不拘小节,玩世不恭,但、对事很认真。爱说、爱笑,但、我感觉,他是个有故事的男人。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隐藏着他一些不愿让人去触碰的伤口。记得,他对我说过,你永远不会体会到,我一路走来的艰辛。因为,你是一朵养在温室里的一朵小花,你没被风吹过,没被雨淋过。我很想走进他的世界,想知道,他那张面具下真实的他。直到有一天,他把,他的故事告诉我,他说,我要勇敢的,彻底的,撕下他戴几年的面具,当撕下面具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真诚的他,一个历经岁月的男人。他说,由于他工作的性质,他没有一个固定的家,他说,可以那么说吧,其实,他一无所有,但、我有很多的朋友,这些年,他们一直陪伴他不离不弃。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人家还在睡觉,而我已经到工地做准备,下班了,工人走了,他还要到处转转,看看那里有问题?每天,天黑了才能回家,这就是我的生活和工作。

他说,他从来不在家做饭吃,因为他怕一个人吃饭,怕一个人睡觉。他说,有时甚至下班了,都不敢回到那间出租屋里,他怕回家还是一个人,每天不管多累,回到家渴了自己倒水喝,衣服脏了自己洗。他说,多想有个女人关心他,问候他,哪怕,问声今天累吧?渴了吧?渴了自己倒水喝。他说,可是,没有,没有人为我这样做。说着说着,他、哽咽了。面对这样一个男人,我慌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那颗早已百孔千疮的心。都说,男人坚强的外表下有颗脆弱的心,这话说的一点没错。我才知道,他有段不幸的婚姻,我也懂了,他那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虽然是一名建筑工人,可是,他身上撒发出来的味道,却深深吸引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男人的魅力吧。我即将完成这篇文章,心中有一种释怀的感觉,这种感觉,融释重负啊,这是为他写的也是送给,为这座城市付出汗水和泪水的打工者们,他们也是这座城市的一份子,他们值得,我们尊敬。

答案女人花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