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杂文评论】修改重发走向春天的大学读书说话做人 走向春天的下午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原创 > 杂文随笔

江枫演讲系列之三:

走向春天的大学 读书 说话 做人

詹俊祥 字 江枫

亲爱的朋友们:是春天让我们在这里相识,大家为了让自己的人生有一个明确的,更加光明的未来走到了一起,在这万物复苏的此时此刻相聚在了这个春天地大学。

看到大家喜笑颜开地坐在这里第一次听我的演讲:我真的很欣慰,从今天起请让我称呼你们为朋友。我不想称你们为同学、称你们为同学很明显就成了一种师生关系。我想我还称不上大家的老师、所以我还是自知知明的好。我称大家为朋友、这样不仅没有距离感, 相反还有了更高的亲密度。

我作过一个调查凡以师自居者他的讲课大都失败了,因为他们老是千篇一律。千篇一律是让人烦味的、别说你们不想听,就是我也做不到。朋友们、我的讲课往往是不按常理的,而所讲的知识点是你们在书本上找不到的。我之所以不按常理演讲,是因为我也不想像许多的老师一样成为你们睡觉的催化剂嘛?

师生这两个字很容易让我和你们 产生那种看不见的距离,用日本人的话说:呐、距离的干活的不好。”当我站在这个讲台上时、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的人生会以这样的情景开场……

今天我能站在你们面前来演讲,它的动力就来自于我和一位教授的对话。1983年、当时的云南还笼罩在中越争的硝烟里,有一天,我拿着写好的一篇反映连队生活的文章去找一位教授润色;我走了一天的山路终于在天黑时见到了那位我心中羡慕已久的王教授、王教授看了看我的文章,他阴沉着脸对我说:“当兵的、依我看你就别费劲了,你把礼物拿回去;你的大作我看不懂,就你这水平还想当个作家、就是当个通讯员我看都悬啊……

那时侯我年轻气盛觉得有些委屈,于是我也不客气的对他说:“王教授、我告诉你我能把枪里的子弹全都打出去就能把笔中的墨水全都倒向讲堂。”从那以后我只要一有空就发奋读书,努力写作;不懂我就多读多问,两年里我终于写出了我的第一部《红河之歌》……

朋友们、有的人读了很多的书却从没有学会如何去尊重别人,更不懂得怎样与人交流。由此以来、那么读书且有何用?有人说:“中国的大学是中国教育史上的笑话。”我不知道朋友们咋看、我个人是认可的。我之所以认可不外乎以下几点……

第一、中国的大学已经变成了一种私人招待所,给钱就进;只收钱不做事。教育的本身是先育人后传授知识。可是今天中国的教育在育人方面又做了多少呢?

第二、说话是读书人的基本功、当今中国的大学之所以被荣为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笑话,很显然就是培育了一大批自视清高而又交流困难的高才生。有的青年不和自己的父母、同学、同士交流,长期生活在一个小圈子里。一遇事就没了主见,常常是把简单的事给复杂化。值得我们不可忽视的是在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的文章写得很好、可讲出的话却让人匪夷所思难以接受。

不久前有位文友、我建议她多看点毛选中的“矛盾论与实践论”、这样有很多生活中的矛盾就会得到答案,对于她,我是善意的。没想她却对我说:“我不想去革谁的命,只想过好自己的好日子。”对她的回答我是无语了……

她的一些文章从理论上讲是无可否认的,但她的讲话却让我对她的文章有了质疑,我不仅在想那些文章是她写的吗?她的言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什么?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留给打家去思考吧……

常言道读什么样的书做什么样的人,依我看这个说法是有待重新认识的。做好人、重在受好内在的思想品德教育,为什么是内在的思想品德教育呢?显而易见、一个人的思想出了问题,即使他读了再多的多书;学了很多人没有的知识,他依然还是一个不健康的人。

看、当前无数个大学生流浪在求职无门的职场长廊里,不是他们没有知识而是他们缺乏更多的做人常识。这些问题完全是教育本身的问题,中国的教育要想不成为一个笑话;就必须得从教师的思想品德抓起,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一切都是空谈……朋友们:感谢你们静静地听完了我的演讲,谢谢大家……

作者特别提示:

由于我近几年才学会电脑,故以前上传在各个网站的作品都未做任何修改。其中包括一部《江枫散文诗相约在春天》的所有文章也是原文未改过;现将陆续修改重发,并以重发在冠华居上的为准。当然、由于篇幅太大,加之本人能力有限;难免还会存在许多错字,病句等等,特敬请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自行辨认。谢谢大家……

2015年农历9月初一 江枫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