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张勋复辟 张勋复辟的戏剧性内幕:寿衣竟因此被抢购一空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进京之后,张勋从徐州秘密接来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戊戌变法的主导者——康有为。而张勋随身带的箱子,里面所装的也不是什么珍奇宝贝,而是崭新的清朝官服。那么,张勋接来了康有为,带来了官服,他是要干什么呢?答案只有一个:要复辟。

  在张勋进京之前,康有为已在徐州张勋府上住了长达半年之久。张康二人每天在一起筹划复辟的事,一唱一和。出于对清王朝的忠诚,他们视复辟为己任,挑起了复辟的大梁。

  到京后,康有为立刻被接到了张勋宅中。此时,一群复辟人物也早已济济一堂,张康二人与万绳栻、张镇芳、雷震春等人连夜开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复辟事宜准备妥当,譬如诏书、上谕、官职安排等,只等张勋一声令下,就可以改朝换代,旧梦重温。

  随后,张勋便命人分头前去请陆军总长王士珍、步军统领江朝宗、警察总监吴炳湘等人来商议复辟。人来齐之后,张勋跳上台阶,大声宣布复辟大业。当时有人提出此事过急,需要再商议决定,张勋并不接受他人的劝说,当即决定了复辟之事。

  1917 年6月15 日,在溥仪的两个老师陈宝琛、梁鼎芬的引领下,张勋入宫叩见逊帝溥仪。据溥仪回忆,他初次见到张勋的时候,“多少有些失望”, 只见张勋“穿着一身纱袍褂,黑红脸,眉毛很重,胖乎乎的”,“他的辫子,的确有一根,是花白色的”。张勋这次入宫并没有待多长时间,见溥仪也就五六分钟,随后便走了。

1-150531033301D8_meitu_32.jpg

  半个月后,即7月1日的早晨,张勋便命王士珍、吴炳湘将“辫子军”放入城内。待到晨鸡报晓,天色渐亮,张大帅请参与复辟的众人饱餐一顿后,便让他们换上前朝袍褂,准备入宫行复辟大事。这时,张勋的手下统领过来报告说,“辫子军”已经占领城内外要冲,一切布置妥当,张勋听后一跃而起,大声道:“好,我等现在就进宫请宣统帝复辟就是了!”

  就这样,在“辫子军”的护卫下,张勋一行人来到清宫。随后,溥仪的三位师傅陈宝琛、梁鼎芬与朱益藩一起去找溥仪。陈宝琛十分庄严地说:“张勋一早就来了,一切都安排好了,大清复辟啦!请皇上务必答应张勋,这是为民请命,天人与归。”溥仪这才明白,自己又要做皇帝了!他接见了张勋等人,答应了复辟之事。

  随后,张勋通电全国,宣布复辟,国号由民国六年更改为宣统九年。在通电中,张勋指斥民国初年的种种乱象,称“名为民国,而不知有民;称为国民,而不知有国。至今日民穷财尽,而国本亦不免动摇”;而追究其原因的话,则是因为“国体不良”,实行了共和所导致。以张勋这些保守派的理解,所谓的共和制度,“五年更一总统,则一大乱;一年或数月更一总理,则一小乱”。对此,张勋等人愤慨地说:“小民何辜,动罹荼毒!以视君主世及,同享数百年或数十年之幸福者,相距何啻天渊!”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清帝退位后便一直冷冷清清的紫禁城,再次喧哗活跃起来。前清遗老和旧时官员一拨接一拨地前来晋见皇上,请安的请安,谢恩的谢恩,一个个恨不能立刻官复原职。

  同时,警察也出动挨家挨户通知:宣统爷复辟了,立即悬挂龙旗!喜讯传来,民间的遗民像中了六合彩一样兴奋,迫不及待地把珍藏多年、压在衣柜最深处的前清袍褂翻出来穿。市面上那些原本因为过时而滞销的旧式袍褂,顷刻间变成了当时最抢手的商品。复辟当天中午吃饭之前,这些前朝衣冠就已经被抢购一空。买不到的遗老挖空心思也要凑一身合适的行头,有的便去戏班子出高价买唱戏用的前朝戏衣,有的人甚至跑到寿衣店去买清朝的官服。北京街头简直就是群魔乱舞,各色人等都出来了。

  在复辟后的欢庆景象中,最不和谐的当属仍旧悬挂五色旗的总统府和不肯退职的大总统黎元洪。复辟消息传来后,黎元洪又悔又恨,算是吃到“病急乱投医”的恶果了。不久,梁鼎芬、江朝宗和王士珍受张勋之命来到总统府,要求黎元洪立即退职,并接受“一等公”的封号。

  当梁鼎芬拿出早已拟好的“奉还国政”的文书交给黎元洪盖印时,黎元洪拒绝道:“民国乃国民公有之物,我受国民之托担任总统,责任重大,退位与否,要尊崇民意,岂能个人决定?”

  梁鼎芬冷笑道:“共和国政本就是先朝旧物,理应还给皇上,复辟乃是天意,民心如此,张大帅不过是顺天应人,才有此番举动。汝之前也受过清职,辛亥政变,也非公意,如今奉还大政,安享天禄,既不负清室,也不负民国,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善事。”

  任凭梁鼎芬一再催促,王士珍、江朝宗苦苦相劝,黎元洪始终不予理会。最后,还是张勋的枪杆子发挥了作用。在“辫子军”强行接管了总统府的护卫后,黎元洪见大势已去,只得从小门悄然离去,进入东交民巷的法国医院避难,最后躲进了日本使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