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华居

中国古代宫廷奶妈的权力有多大?古代奶妈的地位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为什么在古代需要奶妈?古代的奶妈是专指那些受雇给别人家奶孩子的妇女,以前皇宫中的奶妈又被称作乳母、奶婆、奶口、乳媪或嬷嬷等。人之初,必须依赖母乳才能生存。女性乳房的原始含义是哺乳,但作为哺乳动物的人类,妇女只有在生育之后才会产乳汁。对于旧时宫廷中的奶妈而言,自己生下的婴儿饿得哇哇直哭,奶水却必须满足皇家子女的需求,这与母性本来就是相违背的,但生活所迫,没有办法。对皇家的妇女来说,雇用奶妈哺育孩子可能出于多方面的考虑。但对许多低下层贫穷的妇女来说,做奶妈似乎是她们天经地义的一种谋生职业。

  宫廷中的奶妈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恐怕已不可考。为了加强对太子、世子的教育,在西周时期就建立了乳保教育制度,在后宫挑选女子担任乳母、保母等,以承担保育、教导太子、世子事务的制度。据《礼记·内则》中记载,太子、世子出生后不久,即“异为孺子室于宫中,择于诸母与可者,必求其宽裕、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无事不往。”子师、慈母、保母合称“三母”,她们分别承担母后的部分职责,其中“师,教以善道者;慈母,审其欲恶者;保母,安其寝处者。”总之,由她们共同负责太子、世子德性的培养与日常起居的料理。除“三母”外,当时的宫廷内还置有乳母,名义上是以乳汁哺育幼小的太子、世子,但实际上由于乳母与幼儿朝夕相伴,无形中其自身的道德、知识等素养对幼小的太子、世子们也具有很大的影响。故当时对乳母的选择也非常慎重,均择于大夫之妾或士之妻中。行于宫廷内的乳保之教,也影响到当时一般大夫的家庭教育,《礼记·内则》中说:“大夫之子有食母。”食母,即是乳母。

  此后的封建社会时期,宫廷中大都为婴幼儿雇有乳母。战国时,秦军攻破魏国,魏王全家被诛杀,而只有未满周岁的小公子被奶妈带出宫去,冒着“夷三族”的代价藏匿起来。后来奶妈被人出卖,遭到秦军的捕杀,死在乱箭之下,奶妈在气绝之际还努力用身体挡住利箭,以庇护小公子。奶妈的表现,除了尽其本分外,更是出于一份朴实无私的真爱。魏公子的奶妈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她的义行不仅救了魏公子的性命,也使她的事迹流芳百世。秦王听了这件事后,用牛、羊、猪三牲祭她以表彰其义行。

  奶妈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显赫的地位,特别是皇家的奶妈,一旦其哺育的皇子登基,她便成了极为显耀的人物,往往会有恃无恐,无所不为。汉魏六朝时候的皇室多用奶妈为新生儿哺乳。奶妈的出身,虽有平民良家之例,大多则为仆婢。但也有奶妈因哺乳照护、经年相处而成为主人、乳子的亲信之人。有一个流传千古的故事生动地说明了这个问题:汉武帝的奶妈因罪需受刑,受刑前再三注视武帝,几步一回首,作依依不舍状。武帝见此情景,悲悯之情涌上心头,于是当下赦免了奶妈的罪。汉安帝刘祜利用乳母王圣等人杀邓氏取得政权,据《后汉书·杨震传》载:汉安帝的奶妈在朝中有很大影响,而奶妈的女儿是个淫妇,纵情声色,帮她收买官吏。于是著名的正统儒家政治家杨震上疏曰:“外交属托,扰乱天下,损辱清朝,尘点日月。《书》诫牝鸡牡鸣,《诗》刺哲妇丧国。夫女子小人,近之喜,远之怨……言妇人不得与政事也。”但这种劝谏根本没用,这两个妇人和宦官江京、李闰等勾结在一起,不久便操纵了朝廷事务,诽谤太后,打击太后家族,煽动内外,任性而为,曾逼得宰相杨震服毒自杀,最后把太子也废了。王圣女伯荣也被封为中使,气焰逼人,朝廷大臣每见到伯荣的车驾驶来,都要屈身行礼。

  奶妈以婢仆而受封爵赏、列登官家,所仰赖者,初则为女性的生理特质—健康的乳汁,继则为比拟于母亲的照顾之情。从现存史料来看,汉魏六朝士人曾反对过宫廷中的奶妈制度,因为他们担心在宫廷政争中,将皇子皇孙交由奶妈照顾,有安全上的顾虑。据《资治通鉴》卷三十六载:王莽“立宣帝玄孙婴为皇太子,号曰孺子……年二岁,托以卜相最吉,立之”。王莽意识到刘婴终非其池中之物,于是一个针对太子的恶毒养成计划很快出笼。王莽派人把刘婴原来的奶妈遣送回家,另外给太子找了一名新奶妈。这名奶妈只有一项任务:给孩子喂奶。奶妈不得与孺子说一句话,奶完太子后就让他自己在屋里睡觉。《资治通鉴》卷三十七载:“敕阿乳母不得与婴语,常在四壁中,至于长大,不能名六畜。”这名一言不发的神秘奶妈在后来的史书中被称为“石头奶妈”,在王莽的淫威之下,连门口的卫士都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一个哑巴!这一点令王莽非常满意,当然石头奶妈功劳也很大,她老公也落了个一官半职。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